搜索

首页  |  演出预告 |  演出报道  |  剧院动态  |  剧院领导  |  艺术家介绍  |  剧院介绍   |  票务信息  |  剧院院报  |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安全声明  |  常见问题
中央歌剧院 All right Reserved  京ICP备05018219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1002625号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外东中街115号   联系电话:010-65514787  010-65535582 传真:010-65535572

>
演出报道_详细

演出报道

【转载深圳音乐厅】精彩回顾 | 在格里格的清丽脱俗中,度过新年第一夜

作者:
辜晓进
来源:
转载深圳音乐厅
【摘要】:
深圳音乐厅  2022-01-03 10:30 以下文章来源于深圳乐迷 ,作者辜晓进  HAPPY NEW YEAR 2022年1月1日晚,由中央歌剧院首席常任指挥袁丁,

深圳音乐厅  2022-01-03 10:30

以下文章来源于深圳乐迷 ,作者辜晓进

 HAPPY NEW YEAR 

2022年1月1日晚,由中央歌剧院首席常任指挥袁丁,携中央歌剧院交响乐团,旅英钢琴家孔嘉宁以及小提琴家杨晓宇带来的“交通银行之夜·中央歌剧院交响乐团2022新年音乐会”圆满结束,而观众也在恢弘的交响盛宴中,感受到来自新年第一天的幸福与喜悦。


在演出当天,深圳音乐厅还特别邀请资深乐评人辜晓进教授为观众朋友带来一场精彩的演前导赏,而今天,我们再次通过辜晓进教授的乐评,带我们回顾精彩的演出现场吧~

 

        在格里格的清丽脱俗中,度过新年第一夜

        文/辜晓进

        新年第一晚的音乐会,照例应当记述一下。因为疫情,已连续两年暌违现场的元旦新年音乐会。昨晚,中央歌剧院交响乐团为我们重燃新年第一夜的音乐热情,指挥袁丁更是在加演曲目中将台下观众“煽动”得热火朝天。
 

 

 

        中央歌剧院交响乐团连同指挥家袁丁老师都是深圳乐迷们的老朋友了,曾多次来深圳演出,在深圳乐迷圈是一个活跃的存在。最近三个月里,我就至少两次观摩过他们在深圳的音乐会。但2022年1月1日在深圳音乐厅演奏的曲目却是全新的,甚至也有别于近年深圳舞台的所有音乐会,例如首次在新年音乐会舞台将格里格作品作为重头戏,再如作为外国作品音乐会而完全放弃德奥作品,以及拒绝碎片化曲目。
 

        格里格是挪威浪漫主义音乐的代表人物,甚至有人尊其为“挪威音乐之父”, 地位类似格林卡在俄罗斯音乐中的位置。迄今为止,格里格的音乐仍是斯堪的纳维亚四国(瑞典、挪威、丹麦、芬兰)中最具世界影响力的作品。从格里格时代往后要推大约100年,乐迷们的目光才会再次聚焦挪威作品,那便是如今仍在推陈出新并早已成为很多中国音乐爱好者之必备CD的《神秘园》系列音乐。多年前,《神秘园》团队曾亲临深圳音乐厅表演,大受欢迎。

        格里格创作量较大,擅长钢琴作品,饱含民族风情,其最受全球追捧的便是为易卜生同名诗剧配乐、后单独成篇的《培尔·金特组曲》,其次就是《a小调钢琴协奏曲》以及一系列钢琴抒情小品。昨晚的音乐会,上半场曲目便是格里格的上述代表作。而若用雅俗共赏来形容昨晚的音乐会,其中的“俗”,便是《培尔·金特》第一组曲中的第一曲《晨曲》,因为它不仅好听,而且流行,乃至家喻户晓。乐队轻车熟路,演奏得流畅而优美。不由想起德彪西的一句话:“听格里格的音乐,就像品尝埋在雪里的粉色的糖果。”《晨曲》经乐队演绎,确实给人清晰而甜蜜的听觉感受。只不过一首《晨曲》有点蜻蜓点水,无法体现《培尔·金特》组曲之全部魅力。

        随后的《a小调钢琴协奏曲》,由技术和音乐表现都天赋异禀的青年钢琴演奏家孔嘉宁担任独奏。身为英国皇家音乐学院最年轻钢琴教授的孔嘉宁,近年活跃于国内舞台,其曲目范围宽广,从莫扎特、贝多芬到李斯特、肖邦等,多有深耕。去年春节期间在深圳音乐厅的一场独奏会,就在深圳乐迷中赢得很好口碑。昨晚演奏中,他一如既往地正襟危坐而全神贯注,将倡导简洁、反对繁复的格里格的这部作品,弹出了丰富的层次和较大的落差,细节部分滴水不漏。如第二乐章,这是较为少见的在小调协奏曲中间夹着大调的柔板乐章。听众可清晰品出从活泼、喜悦、华丽而不伤感,向深邃而惆怅的情绪过渡。

        下半场,音乐多元化起来。开场是英国人霍尔斯特《行星》组曲中的“木星”。在古典音乐的主流阵营中,自巴洛克时期的亨德尔之后,英国人就长期缺席,直到19世纪下半叶至20世纪上半叶,才蓦然出现埃尔加、威廉姆斯、布里顿等一批大师,包括这位霍尔斯特。“木星”是组曲中最受欢迎的乐章之一,其中那段圆号与弦乐中音区演奏的旋律优美而悲壮,被拿出来广泛传播。莎拉·布莱曼一首民谣风歌曲,主旋律就直接由此而来。《行星》很多片段因为好听而都被流行化了,记得很多年前玩过的一款游戏《坦克大战》,里面的主题音乐就来自“火星”乐章。昨晚此曲的演奏达到预期效果。

        有意思的是《卡门幻想曲》。法国歌剧《卡门》因太多优美唱段和幕间曲等音乐,而被大量改编为器乐曲,其中最重要的是两部小提琴版的《卡门幻想曲》:一部由西班牙作曲家萨拉萨蒂创作,另一部是萨拉萨蒂的晚辈、德国人韦克斯曼创作。虽同名同宗,但两曲结构迥异,旋律也有很大不同,而节目单上标明是韦克斯曼版本。在应音乐厅邀请做“演前导赏”时,我特别向观众们提到这两个版本,还坦承自己更喜欢萨拉萨蒂版。谁知我刚从台上下来,就被告知,此曲已被临时换做萨拉萨蒂版,还开玩笑说我有先见之明。
 

        独奏者是与孔嘉宁年龄相近、也处于艺术巅峰期的小提琴演奏家杨晓宇。曾任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首席、现为中国音乐学院教授的杨晓宇也是炙手可热的演奏家。就技术而言,此曲的萨拉萨蒂版要比韦克斯曼版艰难许多(虽然后者也有炫技成分),杨晓宇舍易求难,是自信的体现。

        杨晓宇果然是实力派演奏家,纵横捭阖,大起大落,一气呵成地越过快速泛音、连续双音、左手拨弦、连顿弓、快速跳弓等诸多技术险滩,并展现出标志性抒情段落的优美动人。

        压轴戏是柴可夫斯基的《1812》序曲,老柴最具影响力的单乐章作品之一,也是昨晚的重头戏。此曲为纪念1812年毁于俄法战争的莫斯科救主大教堂重建落成而作,因而有宏大的战争叙事,还能听到《马赛曲》。乐迷们更津津乐道于作品巨大的动态,特别是结尾高潮部分撼人心魄的鼓乐齐鸣。昨晚乐队在指挥带领下全力以赴,以恢弘气势结束演出。略感不足的还是高潮部分欠点火候,大鼓力度不够可能是原因之一。注意到大鼓演奏者是一位年轻女性,心想她一定会使出浑身力气予以重击,却发现她并未太用力,反倒是她左右两侧的定音鼓和镲拼劲了全力。要知道,老柴此曲首演时,大鼓声部是用真实大炮代替的,可见此刻怎么用力都不为过。

 

        最后慷慨加演三曲:勃拉姆斯的《匈牙利舞曲》(第一号),《我爱你中国》以及老约翰·施特劳斯的《拉德斯基进行曲》。全场气氛热烈,乐迷们在欢乐中度过新年第一个夜晚。

 

照片来源:深圳音乐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