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首页  |  演出预告 |  演出报道  |  剧院动态  |  剧院领导  |  艺术家介绍  |  剧院介绍   |  票务信息  |  剧院院报  |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安全声明  |  常见问题
中央歌剧院 All right Reserved 京ICP备0501821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2625号  网站建设:中企 北京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外东中街115号   联系电话:010-65514787  010-65535582 传真:010-65535572

可信组件
>
演出报道_详细

演出报道

歌声的记忆——中央歌剧院文化进万家之走进高潭

作者:
来源:
【摘要】:
1月17日中央歌剧院2018“我们的中国梦”——文化进万家,及元旦春节两节期间开展“文化迎春、艺术为民”基层慰问演出活动走进全国第一个区级苏维埃政权诞生地惠东县高潭镇。     高潭镇位于惠东县东北部山区,是中国共产党早期东江革命根据地之一,有“东江红都”之称,早在苏维埃政权时期即为广东革命斗争历史奉献了大量生命和鲜血,牺牲了2000多人次。中国无产阶级革命家彭湃早在1922年即在高潭点燃了农民运

  1月17日中央歌剧院2018“我们的中国梦”——文化进万家,及元旦春节两节期间开展“文化迎春、艺术为民”基层慰问演出活动走进全国第一个区级苏维埃政权诞生地惠东县高潭镇。

  

 

  高潭镇位于惠东县东北部山区,是中国共产党早期东江革命根据地之一,有“东江红都”之称,早在苏维埃政权时期即为广东革命斗争历史奉献了大量生命和鲜血,牺牲了2000多人次。中国无产阶级革命家彭湃早在1922年即在高潭点燃了农民运动的熊熊烈火。

  

 

  红色的基因一直在高潭传承着,光荣之家的荣光照耀着黄荣发——这位91岁的老人的家。中央歌剧院艺术小分队一行专程在副院长刘云志的带领下,来到高潭镇福田村老人的家中看望老人。老人1927年出生在南洋,16岁从南洋回到祖国,1951年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1952年随中国人民志愿军奔赴前线参加抗美援朝战争。

  

 

  

 

  岁月悠悠,60多年过去了,曾经的峥嵘岁月依然时常在老人心中回荡。当王红老师握住老人的手,唱响《志愿军进行曲》,用歌声向老人表达着最崇高的敬意时,老人是如此的激动,一边拍掌和着节拍,一边动情地跟着歌唱家唱起那熟悉的旋律。蔡楠、尹海等艺术家都热情地为老人歌唱,用歌声表达着自己对老人、对人民、对祖国的热爱。老人认真地凝神听,不断为艺术家鼓掌,眼里闪烁着激动的泪光。

  艺术家问老人喜欢不喜欢听歌,老人回忆说,以前的文艺队也给我们唱歌,唱过好多歌,很多都不记得了,但还记得《志愿军进行曲》,以前在渡江的时候唱过。主持人孙雪曼热情地邀请老人去中洞村看中央歌剧院下午的演出,老人连声说好。

  艺术家们和老人像亲人一样地闲聊着,老人心情愉快地回忆着自己曾经听过的歌,经历过的往事。老人还记得那时听过《国际歌》,记得自己曾经美丽的有着苹果脸蛋的朝鲜女朋友,曾经用她那甜美的声音为自己歌唱《国际歌》,可是朝鲜的政策只允许战士们留下,不允许战士们把朝鲜的姑娘带回来,老人只好告别了自己的初恋,告别了那美丽的姑娘,但美丽的姑娘和《国际歌》却深深地烙印在脑海,六十多年的时光也不曾稍离。

  老人的关于歌声的记忆,关于燃情岁月的回忆深深地感染着艺术家们,原来歌声也可以是历史,也可以是岁月,是生命曾经活过的见证,作为一名歌唱家是多么的骄傲、多么的自豪,被人民需要着、热爱着,这样的需要和热爱也正是一名艺术家生命最大的荣光。

  虽然歌剧院的歌唱家都是美声唱法,虽然他们并不擅长《国际歌》,但为了老人数十年不变的情怀,艺术家们下定决心要在随后下午的演出中为老人歌唱《国际歌》。不曾准备,就立刻在颠簸的山路上抓紧车上赶路的时间查谱子、歌词和音频资料,姑娘们在车上排练开来,一路山路,一路《国际歌》。

  

 

  

 

  当艺术家们在高潭镇中洞村纪念广场进行慰问演出时,老人果然在当地政府的积极协调配合安排下,来到了演出现场观看演出。主持人孙雪曼在演出中专门向乡亲们介绍了老人和他的故事,歌剧院的六名女歌唱家围在老人身边,专门为他献上了清唱版的《国际歌》。老人开心地笑着,轻声地和着唱,仿佛又回到了曾经的青春岁月,眼里有幸福的泪花涌动。

  

 

  

 

  

 

  

 

  

 

  

 

  正如歌剧院副院长刘云志在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时谈到的一样,其实音乐和艺术无所谓等级,都是人类文明的一部分,都承载着人类的情感与记忆。

  而我们的歌声、我们的音乐,因为承载着这样的记忆与情感而丰富、而永恒。我们用我们的歌声丰富着世间、丰满着生命,我们的歌声也因着这样的丰富与丰满而永恒,或者,这正是艺术与人民的鱼水关系,也正是我们无论经历怎样的跋涉与苦累,都几十年如一日地执着于到人民中去、到最基层去,奉献我们的艺术,为我们的艺术汲取生命之源的原因。

  (文:刘静 图:卢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