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首页  |  演出预告 |  演出报道  |  剧院动态  |  剧院领导  |  艺术家介绍  |  剧院介绍   |  票务信息  |  剧院院报  |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安全声明  |  常见问题
中央歌剧院 All right Reserved 京ICP备0501821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2625号  网站建设:中企 北京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外东中街115号   联系电话:010-65514787  010-65535582 传真:010-65535572

可信组件

剧院动态

>
剧院动态_详细

演瓦格纳的歌剧,等于造出歌剧版航母——访中央歌剧院院长、著名指挥家俞峰

作者:
来源:
【摘要】:
中央歌剧院院长俞峰教授带领《众神的黄昏》主创、主演谢幕  9月下旬,中央歌剧院再攀高峰,挑战瓦格纳歌剧作品的鸿篇巨制《尼伯龙根指环》系列之四《众神的黄昏》,并作为2015年国家艺术院团演出季的重要曲目与观众见面。有评论指出,演出瓦格纳的歌剧相当于造出了中国歌剧史上的第一艘航空母舰。事实上,该院自2011年9月于国内首演瓦格纳的歌剧《汤豪塞》以来,每年推出一部,陆续将《尼伯龙根指环》系列搬上舞台,成

  

 

  中央歌剧院院长俞峰教授带领《众神的黄昏》主创、主演谢幕

  9月下旬,中央歌剧院再攀高峰,挑战瓦格纳歌剧作品的鸿篇巨制《尼伯龙根指环》系列之四《众神的黄昏》,并作为2015年国家艺术院团演出季的重要曲目与观众见面。有评论指出,演出瓦格纳的歌剧相当于造出了中国歌剧史上的第一艘航空母舰。事实上,该院自2011年9月于国内首演瓦格纳的歌剧《汤豪塞》以来,每年推出一部,陆续将《尼伯龙根指环》系列搬上舞台,成为中央歌剧院国际性地位的一个标志,先后被欧美主流媒体《纽约时报》及《金融时报》等给予高度评价。

  

 

  中央歌剧院歌剧《汤豪塞》剧照

  记者:此次瓦格纳的歌剧《尼伯龙根指环》之四《众神的黄昏》上演,延续了中央歌剧院前两年的做法,可谓是举全院之力重拳出击,仅演出时间就长达五个半小时,非常考验演员的实力。如此重要的作品,为什么只上演两天时间?

  俞峰:我们没有办法,演出场地目前只能安排在国家大剧院,别的剧院乐池太小,演不了。而国家大剧院的场次安排非常紧张,我们前期演出装台需要两天时间,正常的话得一周,还有演员彩排等,这两天的演出时间还是挤出来的。此外,就《众神的黄昏》来说,同一组演员连续演出的时间长,既是脑力活,也是体力活,时间太长了对演员身体也不好。

  记者:中央歌剧院能以自身实力完整上演《尼伯龙根指环》系列,着实不易、可喜可贺。有没有考虑过明年或以后,将《尼伯龙根指环》系列分别在春夏秋冬季节或某个时段,依次全部演一遍?这样对演员也好,想必观众也很期待。

  俞峰:当然,将来我们会在中央歌剧院的新剧场演出,不过现在还在建设中,预计2018年落成。届时,整个《尼伯龙根指环》系列,会在一周之内全部演完。

  记者:您如何看待中央歌剧院《尼伯龙根指环》系列的演出?

  俞峰:歌剧艺术在16世纪起源于意大利的佛罗伦萨, 17世纪才开始出现德文创作。此后经过莫扎特、贝多芬、瓦格纳等人的努力,德国歌剧取得了很大成就,特别是瓦格纳的《尼伯龙根指环》系列更是成为歌剧艺术中的巅峰作品。而中国的歌剧院团要屹立于世界民族歌剧之林,必须要创作出属于自己民族的优秀作品,而创排世界优秀的歌剧剧目,尤其是高难度的瓦格纳作品,无疑是一个很好的学习过程。此前,中央歌剧院已经成功地演绎了瓦格纳《尼伯龙根指环》系列之《女武神》和《齐格弗里德》 ,今年我们继续勇攀高峰,演绎了《众神的黄昏》 。唯有不畏艰险,勇于攀登,才能成功地发展歌剧院的整体实力,闯出一条我国歌剧院发展的成功道路。

  

 

  中央歌剧院歌剧《女武神》剧照

  记者:毫无疑问,瓦格纳的歌剧《尼伯龙根指环》是世界歌剧艺术名作。中央歌剧院能够连续几年上演该剧,一方面足见贵院实力不俗;另一方面,您作为一院之长,也是在探索中国歌剧院的成功之路。但就演出效果来说,中国观众看此剧,会不会类似让外国人读《红楼梦》一样,多少还有点困难?

  俞峰:不会的,我们现在看古希腊的神话,隔阂就没有多大。而《尼伯龙根指环》是北欧神话故事,电影《指环王》 《霍比特人》等也是讲述北欧神话,这些年来我们国家的观众对北欧的神话故事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比如《女武神》的故事情节在游戏里面就有,所以说没有太大隔阂,尤其是在音乐和戏剧上。

  记者:整部《尼伯龙根指环》系列剧目演出时长超过17个小时,不仅考验演员的水平,更考验歌剧院的综合实力。

  俞峰:目前来说,世界上能上演这个剧的都不是很多,中央歌剧院作为中国的国家歌剧院,在亚洲是首屈一指的。而且,如果一个歌剧院能完全依靠自己的演员、装备等演出《尼伯龙根指环》系列,那更是少之又少。早在2013年7月,中央歌剧院曾“全华班”首演《尼伯龙根指环》之二《女武神》,也就是说全部由华人演唱、导演、指挥和演奏该剧目,受到了媒体及观众的高度赞赏,被誉为“开创了时代的新纪元” 。2014年9月,中央歌剧院独立制作的《尼伯龙根指环》之三《齐格弗里德》在国家大剧院首演,更具有里程碑意义,不仅意味着中央歌剧院的制作能力迈入了新的阶段,同时向世人展示了当代中国歌剧的艺术水准。

  在国外,演员是签约制,演出时大家才聚在一起,跟我们国内的“全华班”不同。因为中央歌剧院作为中国的国家歌剧院,承担着积极推动中国国家艺术形象的重任,因此我们必须培养自己的歌剧人才。如果花钱请外国人来唱,很容易,随时随地都可以,但那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是要通过上演、学习、借鉴瓦格纳的歌剧,培养我们的演员和演出队伍,同时创作和上演我们原创的歌剧作品。所以,我们排演《尼伯龙根指环》系列,有着更深层的意义。

  

 

  中央歌剧院歌剧《齐格弗里德》剧照

  记者:您曾说,歌剧之于西方就像戏曲之于中国,两者有相通之处。作为专业人士,您认为歌剧艺术的魅力体现在哪里?

  俞峰: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首先是音乐艺术,音乐有其自身的审美功能及情感意义,全世界语言可以不同,人种、肤色等可以不一样,但音乐是没有国界的,基本情绪、情感是一致的;其次是戏剧,跟音乐一样,甚至更加彻底,从最早的祭祀仪式开始,到模仿、逐渐产生戏曲艺术,戏剧的特征就是把具有审美功能的模仿转化为了艺术,特别在没有影视艺术的阶段更是如此,甚至转述就是一种戏剧化的表演。

  记者:在中国,音乐和戏剧结合产生戏曲艺术。而西方的音乐和戏剧结合后,称为歌剧艺术。为什么?

  俞峰:我们中国的戏曲艺术是以歌舞演故事,西方的歌剧艺术也一样,歌就是音乐,舞就是戏剧,而故事是核心。所以,京剧也可以叫“北京歌剧” 。

  记者:两者有何不同?

  俞峰:大体而言,中国的戏曲艺术偏于写意,而国外的歌剧艺术比较写实。比如演出中需要一匹马,中国的戏曲艺术借用抽象的程式化动作或声音表现,而西方歌剧艺术有时真马就被拉上去了,这就是区别。当然, 20世纪以后,西方歌剧的整个风格也在不断变化。但总而言之,在没有电影出现的时候,瓦格纳的歌剧就相当于现在的大片。

  记者:在我国,从歌剧《白毛女》诞生以来,源自西方的这门艺术在普通老百姓中,还是很有生命力的。为什么《白毛女》这部诞生于延安的歌剧会有如此旺盛的生命力?

  俞峰:这有一个过程,还有历史条件以及整个环境的作用。比如京剧在中国为什么会普及?第一,是全国各地广泛建立了京剧剧团;第二,是靠样板戏的大力推广。而歌剧艺术在中国可谓是舶来品,歌剧《白毛女》能够诞生于延安时期并得到普及,首先,要归功于我们党非常具有创新精神,思想开放,勇于学习、敢于借鉴国外艺术;其次, 《白毛女》的故事核心是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具有重要的政治意义和革命教育意义;第三,从审美上来说,用了很多民歌民调及秧歌剧元素,有广泛的群众基础,非常接地气。不过,从歌剧《白毛女》第五幕来看,整个大合唱仅有中国民歌是表现不出来的,这个时候就需要借鉴西方的歌剧艺术,这是不能排斥的。

  转载自中国艺术报2015年11月18日刊

 

  原文链接:

  http://www.cflac.org.cn/zgysb/dz/ysb/history/20151118/index.htm?page=/page_8/201511/t20151117_313243.htm&pagenum=8

中央歌剧院召开“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 主题教育总结大会
中央歌剧院参演 2018年国家艺术院团演出季 世界经典歌剧 《茶花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