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学习借鉴 反映时代——(人民日报2016年01月18日 15 版)

日期:2016年1月18日 11:13

 

自《白毛女》诞生以来,中国歌剧的创作发展与中央歌剧院密不可分。

如何创作中国歌剧,几十年来,文艺界一直在不断探索,中央歌剧院更是如此。其实,创作演出模式上的 “土洋之争”,由来已久,最后,是周恩来总理的指示精神:中西并存、分头发展、殊途同归,才使大家终于形成共识。1964年3月,根据中央决定,中央歌剧院一分为二,由歌剧团、舞剧团、民族管弦乐团等另外成立中国歌剧舞剧院,以实现分头发展、殊途同归的中国歌剧创作发展道路,而中央歌剧院的任务就是学习借鉴西方歌剧艺术,创作排演中国原创歌剧。

2014年10月1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京主持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我有幸当面聆听,可以说,“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是永恒的真理。人民就是观众,不为观众创作,终究会孤芳自赏。中央歌剧院在创作中一直坚持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传递正能量,讴歌我们的时代。

近年来,中央歌剧院创作出7部原创歌剧,题材广泛、形式多样,其中有当代现实主义题材的《北川兰辉》,有被誉为“集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高度统一的”《我的母亲叫太行》,有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的《辛亥风云》,也有童话题材的《山林之梦》,反映农民历史梦想的《鄞地九歌》,反映宁波近代服装工业和中国第一件中山服诞生的《红帮裁缝》,还有少数民族题材的《热瓦普恋歌》。

在学习历史传统方面,中央歌剧院于2009年率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上演《白毛女》,带动了《白毛女》欣赏热。我们在排演观念上并没有“土洋之分”,因为歌唱方法就是为了塑造、表达音乐戏剧人物形象。五幕十八场的演出,得到了观众的赞誉,现已成为我院每年上演的保留剧目。

在学习西方歌剧方面,我们选择排演的大多是真实主义作品,如《乡村骑士》《丑角》《托斯卡》《蝴蝶夫人》等。尤其是2014年演出的《费德里奥》、2015年演出的《托斯卡》,就是为创作《我的母亲叫太行》而上演的。歌剧《托斯卡》中的严刑拷打一场中,人物的内心矛盾、痛苦、生离死别的艺术创作处理等,对《我的母亲叫太行》创作非常有启发。

真实主义歌剧对我们创作当代题材《北川兰辉》在观念上启迪更大。上演瓦格纳歌剧从《汤豪塞》《女武神》《齐格弗里德》《众神的黄昏》中,我们学习到瓦格纳是如何把意大利歌剧变成为德国歌剧,并使之成为歌剧创作的巅峰之作。瓦格纳作品中的音乐戏剧、歌剧的革命理念、音乐主导动机、塑造音乐戏剧人物和剧情的超强能力等,对我院的创作起到了借鉴作用。

创作当代作品,其困难主要是现实主义作品的真实性使歌剧创作上容易受束缚,情节不易虚构,而且很多人物都是平凡中显伟大,在戏剧上就容易落入平淡或假大空。为了创作《北川兰辉》,主创人员深入到四川北川羌族自治县,随后历经一年半的创作、修改,终于在年度歌剧公共免费开放日的时候首演,观众反响强烈。《北川兰辉》的创作完全从现实中提炼而成,既表现出羌族风格,也有刻画人物剧情的宣叙调、咏叹调和合唱。今年1月,我们对这部作品又进行第三轮大幅度修改和排演,争取打造成一部当代题材的歌剧精品。

下一步,中央歌剧院还将计划开展对中国戏曲的学习和创作,不断繁荣创作。

中国歌剧发展不到百年,一直在不断探索,呈现的是多元化发展方向。事实上,用什么样的创作技法、什么样的音乐语言、什么样的唱法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何表达出最关键的内容,而且要符合中国人的艺术审美特征,与我们的时代相结合,这,才是我们创作的目的。

  (作者为中央歌剧院院长、指挥家)  

 

 

转载自人民日报2016年01月18日 15 版

所属类别: 影音媒体专栏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