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首页  |  演出预告 |  演出报道  |  剧院动态  |  剧院领导  |  艺术家介绍  |  剧院介绍   |  票务信息  |  剧院院报  |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安全声明  |  常见问题
中央歌剧院 All right Reserved 京ICP备0501821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2625号  网站建设:中企 北京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外东中街115号   联系电话:010-65514787  010-65535582 传真:010-65535572

可信组件

剧院动态

>
剧院动态_详细

中央歌剧院“123”票价回头看

作者:
来源:
【摘要】:
中国文化报记者张小兰报道:文化部文化市场司新近发布的一项市场调查显示,中国内地观众可以接受的演出票价是50元至200元,超过300元则较难接受。这一调查表明,民众可以承受的票价,远远低于目前国内演出市场的实际平均票价。  调查结果一出,越来越依赖个人消费者购票的一些演出团体,顿时感到左右为难。当然,也有感到无比欣慰和释然的,比如,文化部直属的国家院团中央歌剧院。  似乎有着超前的眼光,早在去年2月

  中国文化报记者张小兰报道:文化部文化市场司新近发布的一项市场调查显示,中国内地观众可以接受的演出票价是50元至200元,超过300元则较难接受。这一调查表明,民众可以承受的票价,远远低于目前国内演出市场的实际平均票价。

  调查结果一出,越来越依赖个人消费者购票的一些演出团体,顿时感到左右为难。当然,也有感到无比欣慰和释然的,比如,文化部直属的国家院团中央歌剧院。

  似乎有着超前的眼光,早在去年2月,中央歌剧院就率先“自降身价”,推出了高雅艺术演出的“123”亲民票价,即按照剧场座位分区,所有的演出票只有100元、200元和300元这三个档次,其中交响乐最高200元,歌剧最高300元。这一宗旨是为票价限高的票价政策实施一年以来,中央歌剧院的演出上座率显著提升,仅该院在国家大剧院演出的平均上座率就达到85%,居于国家大剧院所有演出单位平均上座率之首。中央歌剧院院长兼艺术总监俞峰春节前夕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票价的问题不仅仅是演出市场的问题,它直接关系到文艺为谁服务的问题,票价问题实际上已成为文化惠民的核心关切,同时也是文艺院团深化改革的突破口。

  俞峰为什么要“一意孤行”

  去年2月,在来自于中央歌剧院内外的一片反对声中,中央歌剧院院长俞峰大胆提出剧院的所有演出实行“123”的票价新政。剧院演出部门的同事们一开始着实想不通——高额的场租,不菲的创作制作排练成本,国家级演出单位的演出票价却要远远低于演出市场的平均票价,这样做究竟是为了哪般?在征求院外意见的时候,得到的反馈也是各式各样的质疑之声。

  俞峰找来院里各个相关部门的人员开会,苦口婆心地给大家做思想工作,一笔一笔给大家算经济账。凡事总得有个依据,俞峰把对国外顶级艺术院团演出票价调研的情况摆在大家面前:比如在月人均收入近3000欧元的法国,巴黎某著名歌剧院的一场大型歌剧演出的票价从5欧元到140欧元不等,一场交响乐的票价为5欧元至75欧元不等。在俄罗斯,低收入人群的月均收入为1.5万卢布,普通演出票价则为100至150卢布,仅占其月收入的0.7%到1%。美国艺术演出的平均票价是45美元,比较贵的每张100美元左右,美国低收入人群月均收入3000美元左右,普通票价占月收入的1.5%,贵的占3%。由此可见,中国演出票价居高不下的现状,属于一种非理性状态,回归理性票价是确保演出市场正常运行的必要条件。作为一名来自文艺一线的党的十八大代表,俞峰思考得更多的是文艺工作者如何贯彻落实党的文艺方针,他认为,票价的问题体现了文艺的方向问题,关系到文艺为谁服务的问题,国家艺术院团的存在本身,就是为了给民众提供高质量的演出服务,提高和引导民众的精神文化生活,如果老百姓买不起票,看不起演出,那我们的演出又是为了什么呢?他希望以票价为突破口,做好文化惠民,老百姓需要精神食粮,院团也需要老百姓。再者,国家已经制定了给文艺院团的演出补贴政策,如果把这笔钱都实实在在地用于补贴演出,加之政府逐渐加大这样的补贴,院团演出实际上是绝对吃不了亏的。

  在俞峰的坚持下,中央歌剧院于一年前果断推出了“123”演出票价,并在中国文化报等媒体上发出了宣传呼吁。2014年3月,从在国家大剧院的演出起步,该院全年坚持“123”亲民票价,今年也将继续坚持下去。在高票价的时代,中央歌剧院看似有些低得疯狂的亲民票价,得到了老百姓的热烈欢迎,就连不少原来找票要票观看演出的人,也不好意思再向剧院伸手要票,纷纷自掏腰包购票。一些其他的院团和演出机构也陆续开始尝试降低票价。

  “123”带来哪些惊喜

  毋庸置疑,低票价受到老百姓的由衷欢迎,此为第一惊喜。那么,“123”票价新政能给中央歌剧院自身带来什么好处吗?

  俞峰开心地说,好处很大啊,一年的“123”票价,我们剧院培养了一批稳定的自掏腰包看演出的歌剧粉丝,剧院的演出质量也明显提高了。这是发展歌剧事业所期盼的最大惊喜。

  2014年,中央歌剧院歌剧院在国家大剧院演出歌剧《图兰朵》,出现了歌剧观众争先恐后抢着购票的难得景象,一时间倒票者、托人购票者不计其数,真可谓一票难求。2015年1月7日,中央歌剧院在国家大剧院演出《贝多芬第九交响曲》,演出票开演之前两周就全部售罄。看到开演前为买不到票心焦的观众,俞峰更坚定了高雅艺术其实是有观众的认知。

  据悉,在票价动辄八百上千元的年代,中央歌剧院前几年演出的购票上座率最差的时候仅有一两成,不得不送票给人看,与如今挤满了购票观众的剧场,形成了鲜明的反差。票价合理了,演出市场回归了一种正常的状态,作为剧院艺术总监兼指挥,俞峰有一种如释重负的快感。他感慨地说,以前一边指挥,一边脑子里还要思考着如何推票,找哪个单位哪个朋友求助,演出越多,盘算着如何推票的心思也就用的越多,心真的不静。如今,销票的问题不再成为一种精神困扰,排练和演出的时候精神都更加专注。剧院负责宣传的费斌处长说,满场的购票观众,对演员的表演状态和热情也是极大的正能量的鼓舞,不少演员的表演也是“人来疯”啊!艺术家们全力以赴,专心拍戏、抠戏、演戏,演出质量当然也就提高了。

  “123”票价给中央歌剧院带来的益处还有从被动生产转为主动生产。以前在排演节目的时候,总是不得不屁股坐在如何有利于推票上,现在更多的考虑是我们应该给观众提供什么样有价值、高水准的演出,因为喜爱歌剧的观众买得起,愿意看。

  通过一年的实践,“123”票价在解决文艺演出中院团与老百姓,政府与老百姓之间的关系方面,做出了积极的探索和尝试,也让人们对国家级艺术院团作为党和政府的文艺队伍,以为人民服务和铸造灵魂为宗旨的工作态度,产生深深的敬意。

  “123”票价的实施,在中央歌剧院内部也激发了文艺工作者思想境界的不断提升。通过剧院组织的学习讨论,大家意识到,党和国家的文艺工作者,不能变成简单的以挣钱为目的的合同工,应该义不容辞地肩负起承鼓舞社会士气,提升精神情操的社会责任。

  加快歌剧民族化道路的步伐

  “123”票价实施一年中普通老百姓的购票热情,极大地激发了中央歌剧院的全体演职人员的创作排演激情。

  作为业内公认的亚洲最强歌剧院,中央歌剧院近年来接到的外国权威歌剧机构和剧院的演出邀请越来越多,仅2014年就先后赴意大利、韩国、突尼斯等国演出。出访演出时,俞峰特别注重学习他国怎么走歌剧民族化道路的经验。他说,莫扎特最后用德语写歌剧,贝多芬一生唯一一部歌剧是德语歌剧,韦伯、瓦格纳等许多民族艺术家,积极探索歌剧的民族化,写出了登峰造极的作品,值得我们很好地学习。比如,要学习瓦格纳,反思德国艺术家探索民族化道路的历史,讲好我们的中国故事。

  中央歌剧院院一直坚持的艺术生产原则是,三分之一外国歌剧、三分之一原创歌剧,三分之一民族歌剧。去年,由中央歌剧院创作演出的歌剧《红邦裁缝》荣获“五个一”工程大奖,为文化部争得了荣誉。而此前中央歌剧院探索歌剧民族化的另一部成功剧目《霸王别姬》,曾获得中国政府文华大奖。俞峰说,今后剧院排演民族歌剧的比例还会逐渐提高。他的理想是,将来把更多中国原创歌剧带到世界舞台,让世界各国的歌剧院,争相上演中国人创作的歌剧作品。

  转载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网站

中央歌剧院召开“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 主题教育总结大会
中央歌剧院参演 2018年国家艺术院团演出季 世界经典歌剧 《茶花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