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首页  |  演出预告 |  演出报道  |  剧院动态  |  剧院领导  |  艺术家介绍  |  剧院介绍   |  票务信息  |  剧院院报  |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安全声明  |  常见问题
中央歌剧院 All right Reserved 京ICP备0501821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2625号  网站建设:中企 北京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外东中街115号   联系电话:010-65514787  010-65535582 传真:010-65535572

可信组件
>
演出报道_详细

演出报道

喜欢上《玛纳斯》,可以很简单——观中央歌剧院原创民族歌剧《玛纳斯》随感

作者:
来源:
【摘要】:
5月5日,中央歌剧院原创民族歌剧《玛纳斯》经多次打磨后,搬上国家大剧院歌剧院的舞台。歌剧《玛纳斯》和其他原创歌剧最大的不同可能就在于他所承载的“史诗”的沉甸甸的份量。份量的确很沉,作为中华民族三大史诗之一的《玛纳斯》是由柯尔克孜族的民族英雄玛纳斯和他的子孙,一共八代人为了民族的独立和振兴而不断抗争的故事。        中央歌剧院的歌剧《玛纳斯》选取了玛纳斯父子两代人的故事来进行演绎,相比一般歌剧

  

 

  5月5日,中央歌剧院原创民族歌剧《玛纳斯》经多次打磨后,搬上国家大剧院歌剧院的舞台。歌剧《玛纳斯》和其他原创歌剧最大的不同可能就在于他所承载的“史诗”的沉甸甸的份量。份量的确很沉,作为中华民族三大史诗之一的《玛纳斯》是由柯尔克孜族的民族英雄玛纳斯和他的子孙,一共八代人为了民族的独立和振兴而不断抗争的故事。

  

 

  

 

  中央歌剧院的歌剧《玛纳斯》选取了玛纳斯父子两代人的故事来进行演绎,相比一般歌剧,人物相对更多,剧情铺展蔓延,理清故事脉络显得略有些辛苦,然而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喜欢上《玛纳斯》的理由,可以很简单——好听,好看。当然如果有足够的时间,反复品味,您更会发现《玛纳斯》其实是适合反复品味的一部歌剧,越品味越有味道,犹如醇酒。

  玛纳斯是仁爱的,即使对待敌对势力的孩子,他仍然坚持“孩子生来无罪,怎能无辜牺牲”。玛纳斯是热爱和平的,他宣称“我们不需要你的土地,我们不需要你的臣民……与其受尽屈辱和奴役,还不如在疆场上牺牲。这就是苍天对你的回答,不懂和平语言,就让刀枪决胜!”玛纳斯亦是睿智的,他嘱咐着额尔奇吾勒把笔杆握紧,记载传承柯尔克孜族的英雄史诗。玛纳斯是神灵一般的存在,他的灵魂一直紧密地和民族结合在一起,庇佑着他所热爱的人民,因此,他会一次又一次的“梦授”“神授”。中央歌剧院的男中音歌唱家於敬人显然对于角色有着精准的把握,不但唱出了玛纳斯的英雄,也表演出了人物的爱与悲悯,将柯尔克孜族的民族英雄活化在舞台上。

  

  

 

  英雄玛纳斯的儿子赛麦台依其实在剧中戏份要更重一些,担负起复仇和传承的使命,男高音歌唱家李爽用他天籁般的歌声高歌着“我活着,我微笑,从血泊中,亲近神圣”,歌声在耳边反复盘绕,赛麦台依英伟的身姿似乎也就出现在眼前。赛麦台依英雄霸气,富有智谋,相比父亲玛纳斯,他身上的豪气更甚,因此即使他遭遇阴谋,依然高歌“如果野心难耐,那是人性的定数。我交出了神驹,且看他又能怎样?纵然阴谋得逞一时,定数必是他的劫数。”

  《玛纳斯》的反面角色也非常有光彩,空吾尔巴依的野心和枭雄本色被男中音歌唱家耿哲演绎得非常到位,会让人觉得这也是一个英雄,一个为了自己的民族拓展生存空间的英雄。

  

 

  

 

  坎巧绕是属于内部的反面人物,但是这个在众人眼中的恶人在男高音歌唱家李想的成功演绎下,演出了一种别样的英雄况味,成为第四幕最光彩照人的角色,他有野心,但是他也想继承玛纳斯,也想带领民族走向繁盛,他认为“除了我谁是磐石,能把你们拯救,你们将对谁尊崇,唯有我是神。”应该说,他是骄傲的,对赛麦台依的背叛更多源于对命运的抗争。

  额尔奇吾勒作为一位史诗的传承者,更多体现出来的是忠,对玛纳斯的忠诚,对卡妮凯和赛麦台依的忠诚与守护,再没有谁比男高音歌唱家刘怡然更适合这个角色了,以至于我常常分不清到底是刘怡然太像额尔奇吾勒还是额尔奇吾勒太接近刘怡然的本色。

  

 

  

 

  女主人公在歌剧《玛纳斯》中也并非单一的呈现。玛纳斯的妻子,赛麦台依的母亲卡妮凯是深情是慈爱,是坚韧是刚强,无论贤妻还是良母甚至部族首领的气质,女高音歌唱家阮余群都驾驭得轻松自如,游刃有余,一曲《山高水远好梦长》婉转深情直抵云霄。

  赛麦台依自小订婚的妻子阿依曲莱克被女高音歌唱家郭橙橙演出了那份仙气,娇俏美丽和聪慧,当《飞翔》的旋律响起,似乎整个人都陪着仙女阿依曲莱克飞翔起来,眼前飞过阿尔泰山,飞过巴音布鲁克……

  

 

  

 

  作为反面女主的恰绮凯是一个因妒成恨的女子,女中音歌唱家牛莎莎对角色把握非常到位,一曲《我是江河的首领》展现出勃勃野心和完全无法掩饰的霸气,尤其是“不,我是女王”的宣称,让人看起来非常过瘾。

  这部剧虽然角色众多,但每一位角色都色彩分明,极富个性特色,两位不同特色的英雄,父亲的悲悯、儿子的通达;两位不一样的反面角色,一枭雄一不甘;母亲的爱与慈,妻的娇俏美丽,妒妻的野心与霸气;额尔奇吾勒的忠,甚至还有更多的其他角色,古里巧绕、楚瓦克、阿勒曼别特、阿昆汗等等无一不被中央歌剧院的艺术家们演绎得精准到位。

  

 

  

 

  这样的一部史诗歌剧是值得反复品味和咀嚼的,中央歌剧院一而再再而三的打磨显然正不断地提升着这部歌剧的水平线,高一点高一点,更高一点。

  夜已深,而我还依然无眠,耳边不断传来熟悉的旋律,是《马蹄耕耘的历史》,是《神驹之歌》,还是《圣洁的月亮湖》……其实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在指挥家杨洋的引领下,中央歌剧院歌剧团、合唱团、交响乐团、舞台美术设计制作中心联袂奉献了这样一台精彩的演出,而我,身处其间,很享受,很心悦,足矣。

 

  幕后花絮

  

 

  演出前,剧院副院长刘云志、杨雄、么红与吉尔吉斯共和国驻华大使乌谢诺夫等观演嘉宾在贵宾室内合影

  

 

  演出前,剧院副院长、歌剧《玛纳斯》总策划刘云志接受北京电视台记者采访

  

 

  

 

  

 

  乐池里的英雄——

  中央歌剧院交响乐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