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首页  |  演出预告 |  演出报道  |  剧院动态  |  剧院领导  |  艺术家介绍  |  剧院介绍   |  票务信息  |  剧院院报  |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安全声明  |  常见问题
中央歌剧院 All right Reserved  京ICP备05018219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1002625号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外东中街115号   联系电话:010-65514787  010-65535582 传真:010-65535572

>
演出报道_详细

演出报道

与“巨人”之音穿越时空的对话 ——中央歌剧院纪念马勒逝世110周年交响音乐会成功上演

作者:
王小蓓
来源:
宣传中心
【摘要】:
2021年8月28日晚7点半,中央歌剧院纪念马勒逝世110周年——中央歌剧院交响音乐会在国家大剧院音乐厅如约而至。这场音乐会的一千三百多张门票早在开演前近一周就销售一空,足以见得广大乐迷对马勒作品的钟情和对中央歌剧院关注与期待。音乐会由中央歌剧院音乐总监、首席指挥杨洋执棒中央歌剧院交响乐团,上演了马勒的声乐套曲《亡儿之歌》,及D大调第一交响曲“巨人”,担任男中音独唱的是中央歌剧院青年男中音歌唱家王艺清。

        2021年8月28日晚7点半,中央歌剧院纪念马勒逝世110周年——中央歌剧院交响音乐会在国家大剧院音乐厅如约而至。这场音乐会的一千三百多张门票早在开演前近一周就销售一空,足以见得广大乐迷对马勒作品的钟情和对中央歌剧院关注与期待。音乐会由中央歌剧院音乐总监、首席指挥杨洋执棒中央歌剧院交响乐团,上演了马勒的声乐套曲《亡儿之歌》,及D大调第一交响曲“巨人”,担任男中音独唱的是中央歌剧院青年男中音歌唱家王艺清。

       初秋日暮,云霞向晚,连天色长空都已准备好聆听这充满诗意的悲歌。《亡儿之歌》是马勒为德国诗人吕克特同名诗歌谱写的声乐套曲,由《太阳再次升起在东方》、《现在我看清了火焰为什么这样阴郁》、《当你亲爱的母亲进门时》、《我总以为他们出远门去了》、《风雨飘摇的时候,我不该送孩子们出门》等五首艺术歌曲组成。诗歌为悼念亡儿所作,而马勒在音乐创作上的精彩如神来之笔,让人深陷其中,甚至让他自己都感慨这一曲成谶的命运……
        

 

 

 

        男中音的演唱醇厚又不失温柔,他用延绵的声线与器乐交织融合,在指挥的引领下,不断用声音去描摹色彩,去探寻思绪,去照亮黑暗,去挽留火焰,去注视生命停留过的角落,去抵抗也去叹息它无法战胜更无法摆脱的的命运之力。昨晚的演唱充分展示了马勒艺术歌曲的魅力,也让观众看到了青年男中音歌唱家王艺清的实力与潜力。

        双簧管的孤寂,圆号的温暖,弦乐的婉转都成为这音乐诗歌中定格的画面,与歌声一起凝固在半空,留给听者无尽的想象。马勒用音乐引领着心灵的旅程,表达着对生命的希望与绝望,诉说着死亡的如常与无常:以为是来路,却已是归途,就像这人生漫长又转瞬即逝,有人见尘埃,有人见星光。        

 

        如果说上半场的《亡儿之歌》充满了对尘世死亡的解读,那下半场拭目以待的D大调第一交响曲“巨人”,就让所有人肆意挥洒对自然和生命的礼赞。这部作品是晚期浪漫主义时期最伟大的作曲家之一古斯塔夫•马勒的第一部交响曲,它创作于1884到1888年之间,其优美灵动的乐思、丰富深厚的内涵、复杂巧妙的织体、壮阔振奋的音响,都让这部作品不朽于世。昨晚的音乐会上,著名指挥家杨洋带领庞大的中央歌剧院交响乐团,用青春与激情的演绎致敬伟大的马勒,让一百一十年以来从未停息的“巨人”之音再次穿越时空,与作曲家的心灵对话,也用真挚与热爱为这部经典作品增添历久而弥新的光彩。
       

 

        观众屏住呼吸在等待,等待倾听宇宙的声音,那是生命之光,它与时间一样永恒。在第一乐章中,我们听到大自然在苏醒,草木窸窸窣窣,虫动与鸟鸣一片欢欣,在弦乐与管乐争先恐后的引领下,“无尽的春日”就在眼前。有趣的是,我们仍能找到那束光,它滋养着万物生长,它积蓄着爆发的力量,直到喷薄而出的青春不可阻挡。       

 

        第二乐章的美是淳朴和直白的,如乡间舞蹈般的三拍子旋律无比欢乐,毫不掩饰。中段的维也纳圆舞曲清新雅致,似是午后夏日之梦。侧耳倾听,那若隐若现的滑音、那华丽精巧的装饰,仿佛就是花开的声音。如梦初醒,那就继续满帆航行。      

 

        熟悉马勒的人都知道,这部交响曲的第三乐章,有着一段家喻户晓的童谣《两只老虎》。不过,在这里,它幻化成了一个冷漠、绝望的小调式葬礼进行曲——森林里的动物们为猎人送葬。低音乐器不断重复着这旋律,各声部的卡农叠加了讽刺的意味,让这古老的童谣,再无法让人微笑……同时怪诞的主题不时闯入,连优美的旋律也无法舒展它的善意。这个诡异的乐章,最终在压抑的气氛中静默结束,却也给指挥家和演奏家们充分表达戏剧性张力的空间,十分精彩。       

 

        第四乐章从冲破黑暗地狱的狂暴音响开始,打击乐如飓风闪电,而弦乐带着山崩海啸般的冲击力毫不犹豫地冲向进行曲的主题,坚定的铜管支撑了弦乐在高音域的不断搏斗,旋风急雨,一气呵成。乐章中段的抒情主题,是整部交响曲最温暖人心的记忆,也是荡涤心灵迎来升华的阶梯。马勒在这里展现了他极尽浪漫的乐思,捧出对生命之美的思考;中央歌剧院交响乐团的演奏,在指挥家杨洋的带领下,承载着这份纯净灵魂的托付,迎来了与作曲家穿越时空的感应和惺惺相惜的共鸣。乐章在回顾与发展中积蓄着能量,最终迎来天使的号角,铜管演奏家起立演奏,奏响巨人之音,拥抱凯旋与狂喜。
      

 

        当“巨人”交响曲的最后两个音符如坚定的脚步落在大地,音乐会的高潮也随之到来,满场的观众将最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从音乐厅的各个角落毫无保留地奉献给舞台上的艺术家。指挥家杨洋带领中央歌剧院交响乐团的全体演奏家谢幕数次,而喝彩声仍十余分钟不绝于耳,观众依依不舍不愿离去。这场音乐会,我们从死亡望向重生,直面现实更珍重理想,将马勒给予后世之人的音乐力量,加注了这个时代的生命砝码,汇聚为永恒。

 

文/王小蓓

图、编辑/张正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