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首页  |  演出预告 |  演出报道  |  剧院动态  |  剧院领导  |  艺术家介绍  |  剧院介绍   |  票务信息  |  剧院院报  |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安全声明  |  常见问题
中央歌剧院 All right Reserved 京ICP备0501821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2625号  网站建设:中企 北京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外东中街115号   联系电话:010-65514787  010-65535582 传真:010-65535572

可信组件

剧院动态

>
剧院动态_详细

中央歌剧院即将上演《经典贝多芬——中央歌剧院交响音乐会》

作者:
来源:
【摘要】:
演出曲目:  c小调第五交响曲(命运),作品67号------贝多芬曲  第一乐章有活力的快板  第二乐章生动的行板  第三乐章谐谑曲:快板  第四乐章快板  A大调第七交响曲,作品92号------贝多芬曲  第一乐章精神抖擞的快板  第二乐章小快板  第三乐章不太快的急板  第四乐章有活力的快板  指挥:俞峰  演出:中央歌剧院交响乐团  演出时间:2015年4月12日19:30  演出地点:

  

 

  演出曲目:

  c小调第五交响曲(命运),作品67号------贝多芬 曲

  第一乐章 有活力的快板

  第二乐章 生动的行板

  第三乐章 谐谑曲:快板

  第四乐章 快板

  A大调第七交响曲,作品92号------贝多芬 曲

  第一乐章 精神抖擞的快板

  第二乐章 小快板

  第三乐章 不太快的急板

  第四乐章 有活力的快板

  指 挥:俞 峰

  演 出:中央歌剧院交响乐团

  演出时间:2015年4月12日19:30

  演出地点:国家大剧院音乐厅

 

  指挥 俞峰

  

 

  中央歌剧院院长、艺术总监、首席指挥,兼任中央音乐学院教授、指挥系主任,中国指挥学会会长等。

  1985-1991年就读于中央音乐学院指挥系,获硕士学位。1994-1996年获德国DAAD奖学金留学柏林音乐学院,获最高指挥艺术家博士文凭。1991年获全国指挥选拔赛第一名。同年,由文化部派往葡萄牙参加国际青年指挥家比赛荣获第一名,当地舆论称之为:“中国的大师”、“东方的胜利”、“天才的指挥家”。

  长期应邀与国内外众多著名交响乐团合作,在国内,与中国爱乐乐团、中国交响乐团长期合作演出,并合作指挥澳门交响乐团、香港中乐团、台湾国立交响乐团、上海爱乐乐团、广州交响乐团等。还曾连续6年担任深圳交响乐团艺术总监,把乐团带入了全国一流乐团的行列。还应邀与世界著名的德国柏林交响乐团、柏林乐团、德国国际交响乐团、意大利拿波里乐团、葡萄牙古本江交响乐团、新爱乐乐团等欧美著名乐团合作指挥音乐会,并于2011-2014年任罗马交响乐团首席客座指挥。

  作为中央音乐学院指挥系主任、教授,十八年来,他创立中国现代指挥教学法,获得国家教育科技二等奖,应邀在美国辛辛那提音乐学院、澳大利亚悉尼音乐学院、东京艺术大学、柏林音乐学院、香港、台湾、上海等音乐学院举办指挥大师课。他的一流教学,扩大了中国指挥教学的影响力,并开创了欧美音乐学院指挥博士、硕士生来中国跟随他学习指挥的历史。俞峰曾获得国务院颁发的“有突出贡献的优秀专家”称号及相关部门授予的全国师德先进个人、首都“五•一”劳动奖章、中宣部“四个一批人才”、文化部优秀中青年艺术家等众多荣誉称号,并于2012年当选为中共十八大代表。

  作为中央歌剧院院长、艺术总监,他锐意进取、争创一流,组织创立了“国际歌剧季”、歌剧gala、歌剧公共免费开放日等演出方式,近年来率领并指挥剧院在美国、埃及、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叙利亚以及国内北京、上海、天津、广州、福州等大城市演出世界经典歌剧《图兰朵》《卡门》《茶花女》《蝴蝶夫人》《乡村骑士》《伊斯国王》《仲夏夜之梦》《汤豪塞》《女武神》《齐格弗里德》以及中国原创歌剧《杜十娘》《霸王别姬》《白毛女》《热瓦普恋歌》《辛亥风云》《山林之梦》《鄞地九歌》《红帮裁缝》等。

  特别是在2010年5月,他带领中央歌剧院在第九届中国艺术节指挥上演的《霸王别姬》,在第十三届中国文华艺术政府奖评奖中,一举获得了“文华大奖”。他指挥的新创歌剧《热瓦普恋歌》荣获文化部国家艺术院团首届优秀剧目展演“优秀剧目奖”。他指挥的瓦格纳歌剧《汤豪塞》荣获文化部2011年国家艺术院团优秀剧目展演优秀演出奖,以及首届中国歌剧节优秀演出奖。

  2012年9月,在建院60周年之际,俞峰院长率团出访土耳其参加阿斯班多斯歌剧芭蕾舞艺术节,在古罗马剧场指挥中土艺术家合作演出歌剧《蝴蝶夫人》。2012年9月,俞峰院长又率领中央歌剧院220演职员首次赴歌剧故乡意大利,在位于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与圣天使堡之间的罗马协和剧院商业演出普契尼歌剧《图兰朵》获得了巨大成功。2013年10月,俞峰院长再度率团赴意大利罗马指挥上演歌剧《游吟诗人》。

  2013年最为瞩目的是他指挥上演的瓦格纳鸿篇巨制尼伯龙根指环之二《女武神》引起了巨大的轰动,把中央歌剧院带入亚洲最强歌剧院行列。

  2014年,他指挥录制的中央歌剧院交响音乐会现场录音已出版发行了七张唱片,其中包括:马勒第二交响曲、第五交响曲、贝多芬第九交响曲、斯特拉文斯基《春之祭》《圣诗交响曲》、理查•施特劳斯《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死与净化》《英雄生涯》等。2014年,由他担任艺术总监、编剧的原创歌剧《红帮裁缝》喜获第十三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优秀作品奖。

 

  中央歌剧院交响乐团

  

 

  中央歌剧院交响乐团是中国著名的交响乐团之一,目前已有六十多年的历史。是一支能自如驾御歌剧领域与交响乐世界的全能交响乐团。

  建团几十年来先后演出中外歌剧近百部,如世界著名歌剧《茶花女》《蝴蝶夫人》《弄臣》《卡门》《图兰朵》《费加罗的婚礼》《乡村骑士》《塞维利亚理发师》《艺术家生涯》《蝙蝠》《汤豪塞》《女武神》《费德里奥》《齐格弗里德》等和中国歌剧《刘胡兰》《草原之歌》《阿依古丽》《马可·波罗》《杜十娘》《霸王别姬》《白毛女》《山村女教师》《热瓦普恋歌》《辛亥风云》《山林之梦》《鄞地九歌》《红帮裁缝》等。除歌剧外,还经常演奏贝多芬、勃拉姆斯、门德尔松、马勒、柴可夫斯基、德彪西及斯特拉文斯基、格什温、肖斯塔科维奇等近现代作曲家和中国作曲家的交响乐作品。

  中央歌剧院交响乐团曾与世界著名小提琴家大卫·奥伊斯特拉赫、男高音歌唱家帕瓦罗蒂、多明戈、卡雷拉斯及女高音歌唱家卡芭耶、杰西·诺曼等合作演出;2001年6月在北京与“世界三大男高音紫禁城广场音乐会”合作获得圆满成功。2008年在北京奥运举办期间,中央歌剧院交响乐团与目前国际舞台当红歌唱家弗莱明、乔治乌、曹秀美、焦尔达尼、里奇特拉、瓦尔加斯、霍洛斯托夫斯基合作举办了多场音乐会,使奥运中的北京不仅成为世界体育聚焦的中心,同时也成为艺术世界的焦点。

  中央歌剧院交响乐团曾赴前苏联、美国、芬兰、埃及、日本、新加坡、突尼斯、韩国、瑞士及香港、澳门、台湾等国家和地区访问演出。所到之处均获得各国艺术家、媒体和观众的极高评价和赞誉。

 

  贝多芬c小调第五交响曲(命运),作品67号

  全曲共四个乐章。

  第一乐章:有活力的快板,2/4拍子、奏鸣曲式。这一乐章展示了一幅斗争的场面,音乐象征着人民的力量如洪流般以排山倒海之势,向黑暗势力发起猛烈的冲击。乐曲一开始出现的强有力的富有动力性的四个音,也就是贝多芬称为“命运”敲门声的音型,这就是主部主题。这一主题是向前冲击的音乐形象,推动着乐曲不断发展,也在以后的各乐章中不断出现、发展。这一主题激昂有力,具有一种勇往直前、不屈不挠的气势,展示了惊心动魄的斗争场面,表达了贝多芬内心充满愤慨和向封建势力挑战的坚强意志。当各种乐器进行轮回模仿,相继掀起一次比一次紧张的浪潮之后,圆号奏出了一个命运动机的变体,它表达了一种必胜的信心。这是一个连接句,它从前面紧张、威严的音乐场面中,引出了富于歌唱性的第二主题,这是一个抒情的旋律,温柔优美、明朗的音调与前面形成对比,它抒发着人们对幸福生活的渴望与追求的情感。在这里,严峻的命运动机退居到低音声部并以伴随形式出现,使温柔的音乐里带有不安的色彩,推动音乐继续发展。乐曲最后在明朗的气氛中,以果断、热烈的音响结束了呈示部。经过富于表现力的两小节休止后,随着命运动机的出现进入发展部,音乐又回到了不安的音调,艰苦激烈的斗争又开始了。这时的第一主题非常活跃,它无休止地反复,调性不断转换,力度不断加强,随后出现鲜明有力的号角般的第二主题。这两个主题用各种手法交替变化发展,如对比复调的手法、频繁的转调等等,增加了音乐的不稳定因素,使音乐更加丰富。最后,命运的动机又闯了进来,并以最强的音响不断重复,形成了发展部的戏剧性高潮,音乐直接进入再现部。再现部中,呈示部那种斗争的场面再度出现。在第一主题与连接部之间,双簧管奏出了一段缓慢的哀鸣音调,第一主题的发展突然被打断。可是,激动不安的情绪又立即恢复,只是当第二主题出现时才稍为平静。然而,光明与黑暗的斗争并没有结束,在庞大的尾声中越来越激烈。这时,音乐发展的气势锐不可挡,鲜明的力度对比,紧张的和声发展,形成全乐章的最高潮。乐章结束时,第一主题动机那强烈的音响,进一步刻画了勇于挑战的英雄性格,显示了人民必定战胜黑暗势力的坚强信心。

  第二乐章:生动的快板,3/8拍子,双主题变奏曲式。这是一首优美的抒情诗,宏伟而又辉煌,同第一乐章形成了对比。它体现了人们的感情世界,战斗后的静思同对美好理想的憧憬互相交错,最后转化为坚定的决心。乐曲开始时,在低音提琴拨弦伴奏下,中提琴和大提琴奏出第一主题,它深沉、安详、优美,蕴藏着深厚的力量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紧接着,单簧管和大管奏出了具有战斗号召性的第二主题。这个主题的音调与第一主题很接近,并与法国革命时期的歌曲有音调上的联系。这是进行曲风格的英雄主题,它起初抒情而沉思,转入C大调由全乐队强奏后,成为一支雄伟的凯旋进行曲,充满着火热的朝气,鼓舞着人们永往直前。以后音乐的发展是这两个主题交替出现的六次不同的变奏。这六次变奏,贝多芬运用不同的节奏音型,调性转换、乐器变换等各种手法,表现出英雄在激烈斗争后的沉思和战胜黑暗的坚定信念,以及充满活力的激情。例如第一变奏以第一主题连续的十六分音符把音乐变得起伏和激动不安。第二变奏以三十二分音符的连续出现,增强了动力性,表现出英雄战胜黑暗的坚定信念。最后一次变奏,像英雄的凯歌一般,具有豪迈的英雄气概和乐观情绪,这一乐章的尾声,对第一主题作了简单的展开,表现出从深思中获得力量,对未来的胜利充满信心。

  第三乐章:C小调,快板,3/4拍子,谐谑曲。这个乐章用复三部曲式写成,在调性上,回到了动荡不安的情绪,像是艰苦的斗争还在继续,它是通向第四乐章的过渡和转换。主部由两个对比性主题构成,第一个主题有两个因素:第一个因素由大提琴和低音提琴奏出急速向上的旋律,有一种向前推进的力量,但又显得有些迟疑。另一个因素是这个基础上的应句,由一连串和弦组成,它沉着、抑制,又显出不安的情绪。这个主题陈述两次之后,圆号奏出一个非常活跃的、号角般的新主题,那熟悉的节奏,使我们一下子就能确认第一乐章的主题在这里以另一种形象出现了,它威严、稳健,具有进行曲的特征。两个不同气质的、尖锐对置的主题轮番出现,表现了动荡不安及艰苦斗争的场面,而且每一次出现都越来越尖锐、复杂,富于戏剧性的效果。中间部分以热烈的德奥民间舞曲为中心主题,由C小调转为明朗的C大调,音乐采用了复调赋格与主调和声的对比手法,情绪热烈而乐观,先由大提琴和低音提琴奏出,它与前面的音乐形成对比,有一种不可遏制的力量,造成风起云涌之势,表现出人民的力量一浪高过一浪和越来越强的必胜信念。第三部分是动力性的再现部。第一部分的两个主题都用弱音奏出,进行再现和发展。定音鼓敲击的基本动机节奏型预示矛盾冲突在继续,这是在积蓄着准备最后冲刺的力量。接着,第一主题轻声出现,音乐自由向上伸展,乐队的音域不断扩大,力度由弱到强,调性色彩由暗到明,渐渐发展成为一种不可遏制的力量,响亮的和弦音导入光辉灿烂的最后乐章。

  第四乐章:快板4/4拍子,奏鸣曲式。规模宏大的第四乐章充满光明和无比欢乐的情绪,是欢呼胜利的热烈场面。乐章呈示部的主部主题包含两个部分,第一部分以雄伟壮丽的凯旋进行曲开始,和弦饱满有力,旋律积极向前,由全乐队强奏。第二部分音乐的情绪与前部连贯,由圆号和木管乐器奏出,音色明亮而柔和,进行曲的节奏,情绪喜悦富于歌唱性。副部主题由弦乐器奏出,建立在G大调上。这是一支以三连音节奏为主,轻松而带有起伏的欢乐舞曲。在呈示部的结尾段中,出现了一段与呈示部相联系的新旋律。展开部是以第二主题广泛活跃的发展为基础的,不断高涨的音乐,像是无边无际的人群,汇成了欢乐的海洋。在接近高潮时,“命运”音型又插了进来,但它已不再刚毅强劲,倒像是对过去斗争的回忆,与第一乐章遥相呼应。再现部基本上重复了呈示部的音乐,新的力量稍有增添。这个新主题,像一股巨浪从英雄心底流出,自信、豪迈而勇往直前。庞大的尾声,响起了C大调光辉灿烂的凯旋进行曲,它具有排山倒海的气势,表现出人民经过斗争终于获得胜利的无比欢乐。

 

  贝多芬A大调第七交响曲,作品92号

  全曲共四个乐章。

  第一乐章:精神抖擞的快板。引子很长,展开得很充分。一个雄伟而朴素的主题在乐队中至上而下地阔步走来,除了用全乐队的全奏和弦偶尔加以强调外,甚少渲染.这个素材和另一个更优美、娇柔的第二主题结合起来宏伟地展开。接下去才是这一乐章的快速的主要部分,它是根据一个轻松、跳跃的音型写成的,伯辽兹对此极感兴趣,把它称之为农人的轮舞。

  但不久它就逐断增强,超越了任何人间舞蹈的界限。它巨大的能量从未失去控制,但贝多芬的同时代人对它感到迷惑。这段音乐出现在尾声中,在乐队的低音区,中提琴、大提琴和低音提琴奏着一个强有力的五音乐句,不断地反复,上方的乐队增强到宏伟的最后高潮。

  第二乐章:小快板。虽然标记是Allegretto,但这一乐章绝不是轻快的。贝多芬曾犹疑过,是否把它标为Andante。它开始时,是由木管吹奏的柔和长音和弦.以后是低音弦乐器上安静的节奏搏动—与其说它是一支旋律,倒不如说它是不停跳动着的心脏,它一直伴随着这整个主题和后面的一组变奏。

  围绕在它周围的是中提琴和大提琴交织起来的声部。不久,伤感的a小调转到明朗的大调中去,单簧管和大管在这里用另一种节奏吹了一些更为流动的旋律。即使在这里,如果你留心听的话,以前的节奏搏动仍在乐队的低音区轻声地作响。当高潮平息下来的时候,这主题的片断时而在这个乐器上,时而在那个乐器上低声耳语,最后,这一乐章在小提琴的叹息、回响声中结束。

  即使在这部交响曲的首次演出中.这个Allegretto就被听众要求重演;对慢板乐章来说.这是少有的荣誉。它不久就受到普遍的欢迎。

  第三乐章:不太快的急板。谐谑曲充满着使人惊异的爆发性和动力性的对比,这倒不是由于它轻快的节奏、多变的乐队色彩以及情趣横溢的机智,而是由于各主题的绝妙联系和曲式上的高度完善。开头两小节的坚实笔触用细雨般的顿音加以对比:

  这个突然的对比在开头的小节从弦乐组的低音区跳向高音区时.变得更为强烈。这时,妙趣横生的三声中部中两个音符构成的短小音型在木管的高音区中来回摆动,和主要部分呼应。

  三声中部本身即富有对比,它出其不意地从谐谑曲各主要段落中突现出来.它再一次地从头至尾再现。在本乐章的末端,当它好像还要作第三次反复时,被全乐队演奏的五个尖锐和弦打断,令人感到幽默的不耐烦。

  第四乐章:有活力的快板。在旋风般的末乐章中,舞曲的冲力以更有力的方式出现。确如瓦格纳出于对贝多芬的仰慕,把这乐章称为“舞曲的极品”。开头的主题可理解为一种大型的弗吉尼亚舞曲,但不久它就发展成壮丽无比的、令人激动的篇章,使任何舞蹈花式都相形见绌。

  这种不停息的旋动席卷全篇,像是酒神的狂怒;一个高潮接着一个。奇怪的是,这些都发生在传说的奏鸣曲曲式之内,它最后结束在难以描述的宏伟的尾声中。

中央歌剧院召开“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 主题教育总结大会
中央歌剧院参演 2018年国家艺术院团演出季 世界经典歌剧 《茶花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