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中心新闻中心 > 艺术源自生活的体悟 ——中央歌剧院复排原创歌剧《北川兰辉》主创思想之三

艺术源自生活的体悟 ——中央歌剧院复排原创歌剧《北川兰辉》主创思想之三

日期:2016年7月1日 09:32

 

2016年72日、3日,历时一年多精心打磨复排的中央歌剧院原创歌剧《北川兰辉》即将在北京天桥剧场献礼建党95周年。此次复排中央歌剧院派出了最强大阵容,名家云集,以一种全面提升的姿态塑造了新时代共产党人的楷模——兰辉同志的形象。

6月21日上午,中央歌剧院召开了《北川兰辉》新闻发布会,发布会上主创编剧胡绍祥和作曲张大龙分别阐述了他们的创作思想。值此《北川兰辉》即将上演之际,我们再让他们带着我们一起回顾《北川兰辉》的创作历程。

 

编剧胡绍祥

 

2013年5月23日,北川县副县长兰辉同志在检查乡镇道路安全时不幸坠崖,因公殉职。9月22日,习总书记作出批示,号召全国共产党员向用生命践行党的群众路线的好干部兰辉同志学习;9月25日,中组部追授兰辉同志为全国优秀共产党员。10月下旬,中央歌剧院赴绵阳市演出《复兴之路》。在演出之余,中央歌剧院主创人员赴北川县采风。在北川,我们接触到许多与兰辉同志相关的人与事,有他在北川的同事,有他的领导,有他的爱人和生前好友,收集到许多鲜活的第一手资料。

兰辉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他喜欢唱歌跳舞,女儿说他有刀郎风格。但他总是忙,妻子埋怨他连陪她在北川风景区转转的时间都没有。他的文学修养很好,写的诗很美,

他还喜欢摄影,开微博,他的微博是北川微博群里最活跃的一个,经常和网友们讨论北川的热点问题,比如说交通问题,残疾人就业问题,文化遗产保护问题等等。

兰辉突然去世后,北川老百姓对他的一个基本评价是难得的好人。他是回民,按照回民的风俗,送葬的时候不能哭,但是北川有几千人来为他送行,相识的不相识的,大家还是忍不住哭了,都在痛惜这么一个好人,怎么会在48岁时就离开了呢?

妻子对他的评价是人好心好,就是不顾家。生孩子的时候他不在,地震的时候他不在,平常休息的时候不在,过春节的时候也不在,很少在家,总是在忙,在为工作忙,在为群众忙。

女儿认为他是一个把爱藏在心里面的严父,关键时刻才会流露。比如高考前夕,兰辉亲自炖鸡送到女儿学校,看着女儿喝下才走。女儿说他不修边幅,老穿着那几件衣服,多少年都不换。其实他是把钱资助了贫困学生,有上大学的,有上高中的。除了交给妻子生活费外,其余的钱他都拿去资助贫困学生了。

父兄对他的评价是,家里的事没得谈。什么意思呢?就是家里的事甭想求他。兰辉对家里人说,有很多群众比我们困难得多,我们自己的事要靠自己解决,不能求别人,更不能靠他的关系,所以家里的事没得谈。

领导和同事的评价是,不管什么事交给兰辉放心。兰辉热心,不分份内份外,只要交给他,肯定能干好,是勤勤恳恳的老黄牛。原来的县长,现在的绵阳市副市长经大忠说兰辉是我的好兄弟。兰辉去世的那天晚上,北川下大雨,经大忠让司机连夜开车去了唐家山堰塞湖兰辉失足坠崖的地方,他把酒倒进堰塞湖,对着大雨喊“兰辉,好兄弟!走好!”

习总书记对他的评价是,兰辉同志始终把党和人民的事业放在心中最高位置,是用生命践行党的群众路线的好干部,是新时期共产党人的楷模。

采风回来后,我们有了初步的构思,在向文化部领导汇报后,引起高度重视,部领导多次过问并提出修改和指导意见。之后,我们开始了非常艰辛的创作过程。为什么说艰辛呢?首先是用歌剧写现实题材不容易,写优秀共产党员更是不容易,因为创作空间有限。以前在舞台上也塑造出不少英雄形象,如样板戏等,但这些形象大多给观众留下了假大空、高大上的印象。这样的舞台形象观众并不接受,也不是我们想要的形象。经过反复思考,反复研读兰辉事迹,再赴北川采风,我们有了兰辉舞台形象的定位,就是敢担当,干实事,与群众心贴心,有家国情怀,依靠人民,为人民而生,为人民而死这样一个时代楷模。

兰辉舞台形象确定下来后,我们就开始构思通过怎样的剧情来展现兰辉的舞台形象。这部戏的一个显著特点,不是讲一个完整的故事,而是通过四幕戏,从不同侧面来展示的。

第一幕写他敢担当的精神。兰辉带着考察团在大山中考察,突遇地震,山易位,路没了,水不能喝,粮食被埋,天下着大雨,堰塞湖在不断地涨,受灾群众无助。这时候兰辉该怎么办?他完全可以一走了之,但是他没有,他留了下来,组织群众自救,说服群众离开被毁家园。县里已经把他列入失踪人员名单,以为他遇难了。没想到他不但自己走出来了,还带出了上百名群众,和前来救援的部队会合,安全走出大山,体现出他在危难时刻敢担当的精神。

第二幕写他和群众的血脉关系。我们研究了兰辉的成长经历,他是从基层成长起来的党员干部,是土生土长的北川人。他的父母都是茶厂工人,初中毕业后读了师范学校。毕业后,他被分到深山里的一所小学当老师,后调到县文教局担任少先队总辅导员,之后历任县团委书记,通口镇镇长、党委书记,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副县长。无论在哪个岗位上,他始终生活在老百姓中间,和群众打成一片。群众甚至给他取了“干哥”的绰号。为什么叫他干哥呢,因为他比较瘦,穿的衣服像挂在上面一样。风雨交加的时候,他在山路上帮着推车,铲积雪,铺棕垫,交警跟他开玩笑“干哥又来啦!”北川震后重建,工作有千万件,他要求干部们始终把群众的安危冷暖放在第一位。他帮助残疾人找工作,安慰遇难学生家长,让失去母亲、失去孩子的人重组家庭,重建心灵家园,弥合心灵的创伤。这一切都表现出他急群众所急,想群众所想,与群众有着不可分割的血脉关系。

第三幕写他和家人的故事,揭示他的精神世界。5.12是北川全城同悲同伤的祭典日,全家人都在为祭奠在地震中遇难的母亲和大嫂而忙碌,但直到晚上兰辉也没回来。兰辉的爱人、弟弟都是临时工,转正只需要他的一个电话,但家人的请求被他拒绝了。兰辉的缺席引起兄弟的埋怨,说每次家里最需要他的时候他都不在。兰辉在这一天去慰问失去亲人的家庭,去参加北川中学遇难学生在半夜举行的安葬仪式。当他在后半夜回来时,想向守夜的父亲解释,父亲说过了忌日再说什么都没用。兰辉难掩内心痛苦,向天堂里的妈妈表达了他对生命意义的理解和追求,活下去需要勇气,站起来更要坚强,我的生命属于百姓。

第四幕写他依靠群众战胜困难。地震之后,次生灾害频发,兰辉在住院时听到蓝色预警,签下一切后果自负的离院责任书,挂着吊瓶来到灾害现场,率领群众高呼同心协力一起干的号子,砸开堵路的巨石,修复砸断的桥梁,疏通了道路,展示出万众一心、奋发图强、多难兴邦、重整山河的英雄气概。此时雨过天晴,一道彩虹显现。他深情地眺望壮丽景象,融入家乡的山水中。

《北川兰辉》这部戏,是中央歌剧院按照习总书记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的要求,倾全院之力推出的一部讴歌当代优秀共产党员兰辉同志的原创歌剧,最大的看点是剧情感人,人物鲜活,就像邻家大哥,身边的同事一样;其次是音乐优美,极具戏剧张力;再次是舞美逼真,美轮美奂,和剧情融为一体。去年上演后赢得兰辉同志家属和北川同志的高度认可,同时也赢得观众的热烈掌声。今年我们在听取各方意见的基础上,对剧情、音乐进行了较大修改,由著名导演陈蔚老师指导,在庆祝建党95周年之际,以歌剧公共免费开放日的形式再次上演这部戏,有着特殊的纪念意义。

 

作曲张大龙

 

  中国歌剧发展至今只有几十年的时间,一直在不断学习借鉴,坚持探索,呈现出多元化发展的趋势。习近平总书记的“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是永恒的真理。人民就是真正的观众,是音乐艺术最好的鉴定者,脱离人民终究会孤芳自赏。因此,运用何种现代作曲技术及音乐语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贴切地表现歌剧中优秀共产党员兰辉的形象,符合广大观众的艺术审美的基本标准及特征,与新时代英雄的高尚的精神世界产生共鸣,达到音乐艺术与主人公平凡而伟大的事迹完美的结合。这些才是重中之重,成为我创作这部歌剧的主要理念。

  我之前创作了大量体裁广泛的专业音乐作品,并多次在国内外的作曲比赛中获得大奖。我还为近三十部电影、数十部电视剧作曲,其中包括近期上映的、吴天明大师执导的电影《百鸟朝凤》。但是,与中央歌剧院一起创作歌剧对我来说既是一个新的艺术经历,同时又是一个挑战,因为用歌剧这种源自西方、艺术性极强的音乐形式来表现中国当代的英雄人物绝非易事。也就是说,这部歌剧不仅要追求艺术上的高水准,获得音乐界同仁的认可,同时还要让普通听众能够欣赏这种音乐形式,甚至能够打动他们。本着这个想法,我和其他主创人员试图通过《北川兰辉》探索当代现实主义歌剧发展的新路,努力创造出一种雅俗共赏的音乐。

  在创作之初,我与编剧胡绍祥以及其他主创人员奔赴北川采风,体验生活。我们去看望了兰辉的夫人周志鸿及其家人,采访了兰辉生前的同事、北川县的领导等等,通过和他们谈话,深刻感受到兰辉身上既有英雄的光辉也有普通人的人格魅力。另外,我们还深入羌族自治乡,体验当地百姓的风土民情,采集了许多羌族的民间音乐,这些后来都被运用到我的音乐创作中。

  歌剧共分四幕,从不同侧面来展示一个活生生的当代优秀共产党员的形象。剧本主要以时间顺序推进,通过讲述事件的方式展开。由于歌词具有强烈的叙述性,所以我把整部歌剧的音乐基调定位为宣叙性,同时,采用主导动机、突出戏剧性、贯穿主题材料等形式构思四幕歌剧。全剧采用交响性音乐、咏叹调、宣叙调、混声合唱等传统歌剧的创作手法,同时融入了四川羌族民间音乐。音乐创作手法较为多样化,根据不同的剧情和场景,采用了不同的作曲技法和音乐素材。譬如,为表现第一幕中地震发生时的惨烈情景,我采用了不协和的多调性以及复调音乐;用一段段宣叙性的演唱表现地震后生灵涂炭、满目疮痍、撕心裂肺、家破人亡的画面;用摇篮曲的形式唱出一位母亲在手机中留给自己襁褓中孩子的遗言;以及剧终兰辉的身影渐渐远去时,我采用中世纪格里高利圣咏式的恢宏大合唱,表达北川人民对他的无限怀念。可以说,在音乐的整体呈现上,我努力探索一种符合大众审美需求的中国原创歌剧。

 

 

 

 

 

 

所属类别: 新闻中心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