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中心新闻中心 > 他们,用灵魂演绎着舞台人生——中央歌剧院《北川兰辉》的“人”与“言”

他们,用灵魂演绎着舞台人生——中央歌剧院《北川兰辉》的“人”与“言”

日期:2016年6月30日 10:18

 

 2016年72日、3日,历时一年多精心打磨复排的中央歌剧院原创歌剧《北川兰辉》即将在北京天桥剧场献礼建党95周年。此次复排中央歌剧院派出了最强大阵容,名家云集,以一种全面提升的姿态塑造了新时代共产党人的楷模——兰辉同志的形象。

 6月27日,中央歌剧院《北川兰辉》剧组正式定妆,演出进入倒计时最后磨合阶段。我们抢先拍下了演员们的精彩照片,让观众一睹为快。同时,我们还请演员们畅谈他们的扮演感受,让我们真切地感受每一个角色后面的酸甜苦辣。

 

兰辉扮演者薛皓垠

 

我对原创歌剧的表演有着丰富的经验,从2001年和陈导合作《再别康桥》开始,还演绎过《大汉苏武》、《日出》、《冰山上的来客》以及去年年底的《方志敏》。尤其是《方志敏》也是对现实题材的,为党牺牲的共产党员的描写,与兰辉有一定的共性,在表演上我也有一定的经验。但兰辉难就难在他是离我们的生活很近的历史人物,有很多人和他一起生活、工作过。大家对于这个人物形象都有自己不同的见解和感受,想把他演成一个大家都接受的形象和状态,都是不大容易的。

为了刻画好兰辉的人物形象,我对他的生平事迹和人物性格进行了深入的了解,个人希望能够在舞台上突出一种自然的状态,而不只是在生拉硬拽的歌颂、赞美。我更多地想表现他首先是作为一个人的人性,他对老百姓的责任心,对他自己和亲人都是处于一种自然的状态,这样观众更容易接受。

这部歌剧音乐的空间比较小,主要不是针对演员来创作的。不过因为和导演有过很好的合作,陈导对舞台的把控非常优秀,所以拍这部戏还是很适应。虽然时间短,但是效率很高,效果也非常不错,我自己都很感动。原创的歌剧需要不断打磨,不断去听,去修改,继续精进,最终能够把好的东西留下来。虽然原创歌剧很难,但我们可以大家一起努力去做好。

 

兰辉扮演者徐森

 

 艺术源自生活,高于生活,《北川兰辉》这部歌剧来自老百姓身边,很接地气,是一部具有时代精神的现实题材歌剧。当我看到兰辉的照片时瞬间感动了!他那紧锁眉头和思索的表情,肯定时刻把老百姓的事情放在心上,是一位鞠躬尽瘁为人民的好官!排练之余我通过多种渠道了解兰辉的生前事迹,自己内心深入体会作为一个好干部的清正廉洁淡泊名利,从兰辉做每件小事出发,体会他的悲喜使自己真正进入角色。为了更好塑造兰辉的形象我对剧本进行了详细分析,地震灾害带来的伤痛并不可怕,而心理的创伤是难以愈合的!这种复杂的内心情感要用充沛的声音和自然的表演风格体现出来。

《北川兰辉》的复排使我真正地感受到一个英雄的力量,他的奉献精神和崇高品质凝聚着强大的正能量,对这个人物情感的深化触动了我的内心!其实整剧最困难的事情是家庭重组,灾后重建,他在为老百姓排忧解难的过程中做了大量的工作,这些都是内心情感表达的重头戏!特别是二幕最后,面对悲痛失女的白老师和不断寻找妈妈的菱花,看到两人失去亲人的痛苦和内心崩溃,在我的提议下白老师和菱花互认母女!每次表演到这里,看到她们解开心结深情相拥,白老师为菱花梳理头发这一刻,我都感动得泪流满面。第三幕,凌晨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中祭奠母亲,看着妈妈的遗像想起了儿时在故乡妈妈抚养四个孩子的每个瞬间,在极度的伤心难过中陷入对母亲的无限思念和深深愧疚!这段咏叹调一开始音乐非常平静地引入,歌词和音符从内心缓缓流淌出来!对兰辉内心情感的完全把控使我整个人全身心地投入到演唱表演之中,这一刻我感觉自己就是兰辉……

 

兰妻扮演者尤泓斐

 

这部戏是一部现实题材的非常好的一部戏。地震在每个人的心中都留下了烙印,带给大家的记忆繁杂且多,这又是人人都知道的故事,以共产党员兰辉为主线,以歌剧这样一种高度浓缩的艺术来体现,是非常难的。

我是在这次复排进入这个剧组的,进入剧组的时候带着很多疑问。作为兰妻的扮演者,我的戏份不多,四幕戏中仅出现在第三幕,主要体现他在家庭中温情的一面。这是他人性化的一面,无论怎样工作忘我的人,回到家他也是一个人,这就需要在舞台上体现出来,只有这样他才有血有肉,才鲜活,大家才喜欢看,乐意看。

现实主义题材难也就难在尺度拿捏,演过了,人还在,人会有意见;不到位,又缺乏艺术的感染力。为了更好地理解兰妻这个人物,我多方查资料、看书、看电影,不断琢磨、借鉴。兰妻是一个贤妻良母的形象,她协调老人、小叔、大伯的亲情关系,以妻的温情支持兰辉的忘我工作,让他没有后顾之忧。在家庭中,作为媳妇,婆婆没了,她是家庭女主人的形象,需要衔接好家里的老老少少,上上下下。虽然戏份不重,但是角色非常重要,不是一个高大上的女性形象,而是一个活生生的生活中的女人形象,她是为兰辉增光的,是锦上添花的。因此,尺度分寸一定要拿捏好,动作和唱段都要符合人物的角色,才能产生艺术感染力,给人以启迪和感动,让人物形象生动鲜明地留在人们的心中。

 

兰妻扮演者莫爽

 

 我心目中的兰妻:贤妻良母,充满生活智慧,对丈夫在工作中的定位,在家中扮演的角色,有着自己独到而深刻的理解。她是兰辉身后的女人:对兰辉工作上无条件的支持,其实也许她也是有自己内心的委屈的,身为父母官的丈夫几乎不回家,甚至连过年过节都不回家,但当家人在埋怨他的时候,她选择的是理解和替丈夫说话。我尽量在戏中将她充满付出和牺牲的一面刻画出来。她内心深爱着兰辉,在兰辉的传记中有一段写到,兰欣怡在地震的时候,见到妈妈震后第一次见到爸爸时,妈妈上前紧紧抱住爸爸,叫了一声老公,这是她第一次听见妈妈这样叫爸爸,可见兰妻是一个渴望丈夫在身边的普通女人,亦是默默无闻地在兰辉背后支持他的工作,不干扰他的知书达理的女性;对女儿思想的积极引导,同亲戚关系的正确处理,尤其在婆婆和大嫂遇难后,又让本来戏份不多的兰妻增添了一抹家庭女主人的色彩。为了让兰辉能够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她在人后默默配合,不断调整自己,超越自己。兰妻的形象源于生活,并且融入生活,她是朴实的、贤惠的、知书达理的、坚强的女性,这样的角色有着天生的代入感,很容易让观众引起共鸣。英雄身后的妻子,是来源于平凡百姓家的平凡女性,但是更加具有的是不平凡的坚韧的品格,承上启下,传递和承载着兰辉身上的意志和精神,引领着女儿,让世人依然能够感受到兰辉的存在。

 

白老师扮演者王红

 

 白老师是一个在地震中失去女儿的中学教师,为保护学生,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女儿被砸死在倒塌的教室。她从此留下心理创伤,害怕听到别人再叫她老师,于是调到县政府工作,遇到在地震中失去母亲的学生菱花。她和菱花相认为母女,重组家庭,重建心灵家园。在扮演这样一个角色时,我采取换位思考的方式,设想假如我就是白老师,看到女儿惨死,和义女菱花相认,我该是什么样的情感失去女儿时肯定是撕心裂肺的,会自责,会长时间陷入绝望之中。而和菱花相认,等于是女儿回到身边,那一定是欣喜、激动、充满母爱,将这些情感融入到角色塑造上,在表演时我会不由自主地热泪盈眶,使一个真实可信的白老师活在了舞台上,活在了观众心里。

 白老师是汶川千万受害者中的代表人物。我虽然没有经历过失去亲人的生死劫难,但是通过对人物的分析和揣摩,我进入了剧中人物的情景设计中,并运用歌声和表演,传达出了人物的情感,切实感受到了这个人物所带来的力量。站在舞台上,我唱出了痛苦,唱出了对亲人的无限思念,更唱出了从这段不幸中走出奔向希望的明天。我的真实感受在不断地感动着自己,只有先感动了自己,然后进行艺术创作才能感动观众。

 

白老师扮演者牛莎莎

 

 白老师在地震中失去了自己的女儿。她表面看上去是一个端庄文雅的女性,但每当想起她的女儿就变成了一个抑郁型的人。白老师为了保护她的学生,只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女儿被砸死在废墟中,这种亲眼看到自己女儿被砸死的母亲,心里是一种几乎崩溃的状态。所以在排练与练习中自己每次都会留下眼泪,也想体会白老师的心境。

 每当想起女儿,白老师就会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手帕,那是女儿生前留下的遗物。白老师每当看到这个手帕就想到了女儿,内心痛苦是难以表白的。我在唱的过程中也会把心沉下来,静下来,去体会揣摩人物。家庭重建、心灵重建是一个漫长而又很重要的一个过程。

 兰县长作为县长他要处理很多灾后重建的事情,而他自己的母亲也在5.12地震中去世,他并没有回家,而是跟上百名家长们祭奠学生,让白老师送去母亲生前爱喝的明前茶。

 当家里需要他时,他却选择了和人民群众在一起。他心系着百姓,这样一位好党员好县长,大家都怀着一颗真挚的心去学习歌颂我们的兰县长。

 

菱花扮演者郭橙橙

 

 2008年512142804秒,四川汶川、北川,8级强震猝然袭来。当时我还在法国留学,看着新闻里祖国同胞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大地颤抖,山河移位,满目疮痍,生离死别……眼泪止不住地流。一方面觉得伤心,更多的却是实实在在的无奈。当时我每天都关注国内的灾情和救援情况,只恨自己没办法身赴第一线救灾,只能让家里替我捐钱以表哀思。

 没想到在八年以后,我会出演《北川兰辉》这部讲述北川地震的现实主义题材歌剧。当我拿到谱子及剧本后的,我便仔细研读了我出演的角色,一个在地震中失去母亲的孤儿菱花。五一二地震当天上午,母亲送菱花去县城,一路上说说笑笑,想不到便是永别!地震后,菱花为了找寻失散的妈妈挖遍了北川大地,她穿着破旧的衣服,蓬头垢面,心里只有要找到妈妈这一个信念!哪怕到最后她心里已经很清楚妈妈已经在地震中死去,她还是不愿意接受现实,不断地在废墟中寻找,哪怕双手鲜血淋淋也不能阻挡她寻找妈妈的行动。面对突如其来的自然灾害,面对骤然失去血亲挚爱的沉痛打击,菱花这个还不满十八岁的高中生是根本承受不住的!她用不断挖掘的行为一次次麻痹自己,她不愿意接受失去母亲的事实,甚至见到跟妈妈长得很像的阿姨就会疯子一般扑上前去,以至于到最后这个年轻的姑娘处于一种癫狂、恍惚的精神状态,其实我在上场时已经就是一个精神癫狂的状态。

 在二幕二这一场戏中,我一开始便是在这种精神癫狂的状态下去演绎菱花这个可怜的单亲女孩,从失去母亲、寻找母亲、精神失常,到最后与白老师家庭重建这一系列的心里变化及其精神状态的变化的过程。这些客观现实、心里及生理的巨大而快速的变化全部要用我的高难度唱段和戏剧表演诠释出来。这个现实中活生生地发生在北川地震中的可怜人物对于我来说不比演巧巧桑容易。我甚至改动了菱花的唱段让整个音乐的张力更夸张,这也加大了我演唱的难度。

 通过对汶川地震的各种资料的搜集和了解,我深刻地感受到了天灾来袭、人们痛失家园亲人的人性的最真实的一面。我自己也经常唱着唱着就真的极度悲痛和癫狂起来,当我唱到:“我要找到妈妈!”以highC结尾时,我甚至都不能自控地嘶喊!因为情绪到了极限,如何撕心裂肺的演唱都不足以表达我内心的挣扎和绝望!我甚至感觉到了我自己在真正哀痛疯狂的情况下,整个人的外在状态是木讷的,眼神是直的,身体都不受控制并且不是自己的。菱花这个角色触动了我,她甚至让我不敢面对剧中的自己!希望观众们看完我演唱的孤儿菱花也能跟我一样感同身受!

 

兰父扮演者田浩

 

 兰父,首先要演出年龄感,其实挺难拿捏的,我要反复揣摩老人的眼神、步态、举手投足……甚至要非常刻意地去做驼背的幅度,走路的速度和膝盖弯曲的幅度等等……兰父,我认为在这个大家庭里,虽然对儿女要求严厉,但是最主要的还是一个关心疼爱自己孩子的慈祥的老人,他对兰辉因为工作的忙碌,甚至不能及时回家给母亲祭奠,虽然说有埋怨,但是更多的是对自己孩子辛苦工作的关心、担心、疼爱……这个老人是一个即严厉又慈祥的老人。

 

欣怡扮演者李晶晶

 

 我在剧中扮演的是兰辉的女儿欣怡。她当时还是一个18岁的少女,是一个非常懂事而且乐观的孩子。虽然父亲长期没能陪在她和她母亲身边,家里的亲戚对他爸爸也有诸多埋怨,但她还是能换位思考,去包容和理解父亲的不易,并且给予精神的支持,让他父亲感到十分欣慰。最开始接触这个角色的时候,最大的难度就是去把握这个孩子的年龄感。因为她的成熟超越了她的实际年龄,但同时她也是青春、活泼的一个小姑娘。为此,导演也提点了我很多,让我在肢体语言的表达上,慢慢摸索出少女的感觉,找到了我小时候在父亲跟前撒娇的感觉。饰演欣怡母亲的尤老师也通过她爱护自己女儿的经验,在舞台上温柔地引导我,让我获得了那种在母亲身边的安全感。塑造角色的过程很有乐趣,我获益良多。

 

欣怡扮演者陈艺宝

 

 两次饰演兰辉的女儿兰欣怡,作为同龄人的我深受触动,我也曾见到兰欣怡本人,她看起来瘦瘦小小,却有着一颗勇敢坚强的心,我想这与她父亲对她的影响有着密切的关系, 虽然兰辉和女儿不能像寻常父女那样时常相伴,但他们却有着心与心的交流,有着精神上的指引——就像剧中所写教我懂得生命的意义,憧憬未来美好的梦想。”我们的歌剧第三幕把兰辉的家庭生动地再现于舞台,女儿对于父亲的一种矛盾的心理活灵活现,她有时会埋怨经常见不到爸爸,但更多的是对爸爸的想念和心疼。 演完这部戏我深深敬佩兰辉同志,敬佩他为民、务实、清廉,这种俯首甘为孺子牛的精神是难能可贵的精神财富。但这样一个好公仆过早离去对于他的家是无法弥补的遗憾,对于社会无疑也是一个巨大的损失。因此我不禁希望好人都能够一生平安!也祝福欣怡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更多《北川兰辉》精彩内容,请持续关注中央歌剧院官方微信。

 

 

 

 

 

所属类别: 新闻中心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