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中心新闻中心 > 艺术源自生活的体悟——中央歌剧院复排原创歌剧《北川兰辉》主创思想

艺术源自生活的体悟——中央歌剧院复排原创歌剧《北川兰辉》主创思想

日期:2016年6月21日 15:26

2016年72日、3日,历时一年多精心打磨复排的中央歌剧院原创歌剧《北川兰辉》即将在北京天桥剧场献礼建党95周年。此次复排中央歌剧院派出了最强大阵容,名家云集,以一种全面提升的姿态塑造了新时代共产党人的楷模——兰辉同志的形象。

6月21日上午,中央歌剧院召开了《北川兰辉》新闻发布会,会上,导演陈蔚阐述了她对这部戏的构思和看法;同时,我们也对其他部分主创人员进行了进一步地深访,不妨倾听他们的声音,带领我们走近《北川兰辉》。

 

 

 

大气雄浑 朴实生动

歌剧《北川兰辉》导演陈蔚阐述

一、这是一部具有时代精神的现实题材歌剧

2008年512日汶川大地震是震惊世界的大事件,在这场自然灾害引发的生死考验中,以兰辉为代表的党员干部挺身而出,顾大家舍小家,以共产党员的担当,挽救了群众的生命。他的身上人性的光辉,在灾后重建中更是熠熠闪光。在恢复家园的同时,重建心灵的家园,传达出强烈的时代精神。这样现实题材的歌剧也是极具现实意义的难得作品,作为导演,我的创作冲动来源于兰辉同志传记的封面照片,照片上的兰辉清矍消瘦,眉宇间充满了焦虑和期盼,那短短的寸头,挺立而上,充满正气。虽然他的牺牲是偶然事件,但也有其必然因素,这样一位日夜奔波为人民的好官,必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二、这是一部展现中国歌剧魅力的作品

这部戏的音乐由张大龙老师作曲。作曲家充分运用乐队交响、混声合唱、咏叹调、宣叙调等西洋歌剧创作手法,融入四川当地汉姜民族音调,形成了戏剧性与民族性的交响,手法现代而朴实,很有当代歌剧的新面貌和冲击力。而中央歌剧院在乐队、合唱、独唱和歌剧表演上的综合实力则可以一展无余,达到了一个较高的音乐呈现,也赋予中国歌剧在当代意识和民族化上的新突破。

三、这是一部视觉语汇与听觉结合的震撼现场

在导演的二度创作中,以大事件的立体呈现展示出大气雄浑的歌剧气魄,以真实感人的人物塑造赋予观众朴实生动的观剧感受。该剧既有动人心魄的大场面,又有温馨感人的小细节,在处理大与小、动与静,粗犷与细腻,生活真实与艺术虚构之间,脉络清晰、主题突出,既有气势非凡的歌剧形式感,又具备人物丝丝入扣的心路发展历程,能引起观众的共鸣。

这部剧展示了在极端状态下,一个基层党员干部的形象。他的情感,需要演员很强的代入感,协调艺术感与生活真实,将一个温暖的、正能量的形象展现在大家面前。

 

在写实与风格化处理中还原时代精神

歌剧《北川兰辉》舞美设计李宾阐述

在设计这部戏的舞美之前,我们深入到北川了解了兰辉生活的环境以及他的英雄事迹与以民为先的精神,正是秉承着这些基本的元素我们展开了创作与设计。我们的设计方案既尊重了写实风格,又根据艺术的需要进行了部分风格化的处理。整体设计在遵循整个事件的时间季节等写实因素的条件下,以还原时代先锋精神作为设计理念。    

《北川兰辉》这部戏从地震、重建、家事、兰辉英勇牺牲为线索依次展开。整部戏的重点在于突出地震事件,所以地震是整部戏的重要场景。舞美设计认真地考量了涉及到的每一场景,使其既具备同一部歌剧场景的识别性,又都具备了场景本身与事件相呼应的别样性。

舞美设计在制造空间的过程中,考虑到剧场空间的局限性,为了能在有现的空间内创造出更大的空间和独立的舞台表现形式,充分利用了后区的之字形平台,并做出形象上的处理。整体换景中,之字形平台的凹槽不仅便于推拉景片,还可以起到固定景片的作用。通过这种方式方法,使这部戏能够在有限的空间中做出最大的环境改变,这也算是此次设计上的一个重要亮点。

一幕一的空间,表现的是兰辉视察的村委会地震后的场景。主空间画面形成了一种类似山脚下山脊中的两个山坡之间的场景,其中包含村委会的些许残影。为了给表演提供尽可能大的空间,也为了体现场景的宏达,我们将景片都放在了之字形过道的夹片中,这样无论是换景、移动或是撤景,都能通过轨道快速方便地实现。加上视频的配合表现,形成了空间的舞台。设计初衷是希望营造出地震之后家园破碎的残骸感,突出地震的可怕。

四幕,主要讲述兰辉壮烈牺牲及牺牲前的英雄事迹。我们找出山峦的中央,建设了桥梁,通过断桥的形式,将整个戏烘托到高潮。山雨飘摇与整个视频的结合尤为重要。这一场景从山洪暴发,到最后风格化的体现,衬以山外架起的被云雾水汽遮挡时隐时现的公路,逐渐射向远方,仿佛走向天际,通向未来的远方,隐喻着兰辉的精神不灭,将直达天际,代代传承。

 

自然而艺术地还原生活场景

歌剧《北川兰辉》服装设计王钰宽阐

歌剧《北川兰辉》是现实题材的歌剧,面对离我们的生活如此贴近的题材,难度尽在此,这种度的把握,风格导向,都是我设计时所要思考的。

根据导演要求,服装所呈现的感受是现实的,但必须是经过艺术加工处理地搬上舞台。这也是我作为设计师有激情去尝试的一点。我在想,什么才是这部歌剧独有的时代吟唱,反映到我所设计的服装及舞台形象上,是什么?时间拨到那年那天,死寂伴着穹顶笼罩下的求生,叠堆的灰白瓦砾,片片绿色托起生命的担架,那只紧握铅笔的手,那一排排的书包,一个个目光呆滞的母亲,伸出血迹斑斑的手,恍惚间,似乎听到了废墟中传来的朗朗读书声,抬起头,却再也寻不到孩子回家的路。一日人间苦,生死两相望。音乐响起,似乎听到声嘶力竭对生的哭喊,似乎又有静得如同黑洞中的漂浮无助,片片记忆,让我想到的,可能是地震的裂痕以及岩石的错层,可能是被揉得如同纸团伸展开无法熨平的褶皱似的伤痛,也可能是雨水冲刷后流淌的痕迹。声音、画面、色彩、情绪,燃起我创作的方向。

整个剧的设计,从面料入手,揣摩一种肌理:一种褶皱、一种拼接。第一幕,经过着色处理,全部的服装呈现的效果如同在灰尘中浸染过,寻求情绪和整体感,武警的形象喷漆泥泞处理,表现发亮的血汗托起的坚韧。第二幕家园重建,痕迹斑驳仍留存,色彩处理冷灰蓝绿色系,表现家园重建,走出阴霾的艰难。第三幕,开场祭奠,非写实处理,祭奠的母亲,羌族的妇女,黑白灰简洁极致的处理手段,面料褶皱披挂处理。配合舞台的烛光呈现,用仪式感的思念呼喊那个世界的亲人。家里一场,突显回族家庭的风格,干净的白灰色系为主。第四幕,羌族仪式感的表现,摒弃了绣花色彩的艳丽,多趋向于中性的黄和橘色点缀。有种对兰辉命运的指向性。

全剧在写实的基础上,加工处理,在还原生活的基调里,让观者忘掉设计痕迹,又不失情绪的表达。

 

以自然状态完成人的塑造

歌剧《北川兰辉》主演薛皓垠阐述

我对原创歌剧的表演有着丰富的经验,从2001年和陈导合作《再别康桥》开始,还演绎过《大汉苏武》、《日出》、《冰山上的来客》以及去年年底的《方志敏》。尤其是《方志敏》也是对现实题材的,为党牺牲的共产党员的描写,与兰辉有一定的共性,在表演上我也有一定的经验。但兰辉难就难在他是离我们的生活很近的历史人物,有很多人和他一起生活、工作过。大家对于这个人物形象都有自己不同的见解和感受,想把他演成一个大家都接受的形象和状态,都是不大容易的。

为了刻画好兰辉的人物形象,我对他的生平事迹和人物性格进行了深入的了解,个人希望能够在舞台上突出一种自然的状态,而不只是在生拉硬拽的歌颂、赞美。我更多地想表现他首先是作为一个人的人性,他对老百姓的责任心,对他自己和亲人都是处于一种自然的状态,这样观众更容易接受。

这部歌剧音乐的空间比较小,主要不是针对演员来创作的。不过因为和导演有过很好的合作,陈导对舞台的把控非常优秀,所以拍这部戏还是很适应。虽然时间短,但是效率很高,效果也非常不错,我自己都很感动。原创的歌剧需要不断打磨,不断去听,去修改,继续精进,最终能够把好的东西留下来。虽然原创歌剧很难,但我们可以大家一起努力去做好。

 

把握尺度产生艺术感染力

歌剧《北川兰辉》主演尤泓斐阐述

 

这部戏是一部现实题材的非常好的一部戏。地震在每个人的心中都留下了烙印,带给大家的记忆繁杂且多,这又是人人都知道的故事,以共产党员兰辉为主线,以歌剧这样一种高度浓缩的艺术来体现,是非常难的。

我是在这次复排进入这个剧组的,进入剧组的时候带着很多疑问。作为兰妻的扮演者,我的戏份不多,四幕戏中仅出现在第三幕,主要体现他在家庭中温情的一面。这是他人性化的一面,无论怎样工作忘我的人,回到家他也是一个人,这就需要在舞台上体现出来,只有这样他才有血有肉,才鲜活,大家才喜欢看,乐意看。

现实主义题材难也就难在尺度拿捏,演过了,人还在,人会有意见;不到位,又缺乏艺术的感染力。为了更好地理解兰妻这个人物,我多方查资料、看书、看电影,不断琢磨、借鉴。兰妻是一个贤妻良母的形象,她协调老人、小叔、大伯的亲情关系,以妻的温情支持兰辉的忘我工作,让他没有后顾之忧。在家庭中,作为媳妇,婆婆没了,她是家庭女主人的形象,需要衔接好家里的老老少少,上上下下。虽然戏份不重,但是角色非常重要,不是一个高大上的女性形象,而是一个活生生的生活中的女人形象,她是为兰辉增光的,是锦上添花的。因此,尺度分寸一定要拿捏好,动作和唱段都要符合人物的角色,才能产生艺术感染力,给人以启迪和感动,让人物形象生动鲜明地留在人们的心中。

 

所属类别: 新闻中心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